“结界里的这个人,相比你已经见过了,他是红眸!”奥斯丁淡淡地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红眸是个变异人,他有着强大的攻击力,而且身体里面还封印着不为人知的邪恶力量。这种力量极其的强大,今天早晨他与沙尔克的拼斗当中,突破了邪恶的力量的封印,虽然法切蒂将他打晕过去,可是此时封印着的邪恶力量,再次突破了封印,而且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慕容羽的眼神满是疑惑,虽然对红眸这个人,他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可是奥斯丁找他来干什么,毕竟两人间没有任何的交集。正当他心头疑惑不解的当儿,奥斯丁继续解释道:“这是好事,同时也是坏事,刚才我们在一本失落已久的古籍里,找到了破解的方法,可是现在还差一样东西,这样东西藏在墨云山脉的深处,我想我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你还会熟悉墨云山脉了。”

绕了半天的弯道,奥斯丁总算是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慕容羽满心疑惑,于是便问道:“你们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忘忧草!”一直没有说话的法切蒂,此时开口说道。

慕容羽的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个喘字。忘忧草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情,传说中忘忧草生长在天元大陆墨云山脉的最深处,那是种通体淡蓝色的小草,如同地球上所生长着的兰花一样。这种药草有着极强的药性,服用过后,会很快的失去所有的记忆。

不过很多年以前,这种忘忧草便销声匿迹了,慕容羽在墨云山脉当中生活了十余年。可以说整个天元大陆上除了他的父母以外,就没有任何一人,比他更了解墨云山脉了,可是这些年以来,他也只是遇到过一株忘忧草,而且还是开败的那种。

“我希望你可以作为向导,跟随着卡洛莉,一同前往墨云山脉,寻找到传说中的忘忧草。红眸能不能恢复理智,可全靠你了!”法切蒂伸手拍了拍慕容羽的肩膀,用任重而道远的语气,跟他缓缓地说道。

慕容羽知道这件事自己无法推辞,于是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你们现在就动身,使用魔法传送阵,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墨云山脉附近的天星城。”法切蒂吩咐道。

“这个东西你带着,里面装着足够你俩使用两个月左右的食物,而且里面还装着有大量的魔法药水。到时候说不定你们会用得上的。”奥斯丁说着,从左手的食指上褪下一枚空间戒指,丢给了慕容羽。

“希望我用不上……”慕容羽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随手将那枚空间戒指戴在了手上,转过身来,发现卡洛莉已经整装待发,在石厅的西南角落当中,有着一个小小的魔法阵,那个魔法阵深深地刻在坚固的岩石地面上。复杂花纹的旁边,还隐约可以看见一丝丝石屑,显然这个魔法阵雕刻的时间并不是太长,有可能就是刚不久才雕刻而成的。

卡洛莉取出是十余块拳头大小的紫水晶,填塞进传送阵的各个角落当中。随着一团淡淡的光晕闪过,眼前皆是光怪陆离的诡异色泽。慕容羽感觉自己身处在失重的环境当中,他连忙闭上了眼睛,隔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感觉到双脚踩到了地面。

慕容羽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此时已经位于天星城法师区的魔法传送阵里。天星城驻扎着很多的军队,严防死守着,晚上城门时无法打开的,慕容羽和卡洛莉,在城里的一家旅店里住下。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清晨,东方的天空微露鱼肚白的时候,卡洛莉便过来敲门。两人草草的洗漱了一下,从旅店伙计那里拿到了一些简单无比的早餐后,结算了住宿费,又到驿站那里买了两匹骏马,向着天星城外疾驰而去。

正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那些靠着狩猎魔兽为生的雇佣兵军团,早早的就沿着大开的城门出发了。

两人**的骏马脚力非凡,很快就奔驰了二十余里地的样子。此时前方已经是一片草莽,地面也是崎岖难行,马匹无法前行了。两人便放弃**的骏马,沿着去崎岖的羊肠小道前行着。慕容羽自幼生长在这里,对墨云山脉自然是无比的熟悉,有他负责在前面一路带路着。

紧跟在慕容羽身后的卡洛莉,虽然是名魔法师,可是她的膂力跟那些皮糙肉厚,体力充沛的战士相比,却丝毫也不逊色。

想要在墨云山脉寻找到忘忧草,成功的几率就好像大海里捞针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且不说忘忧草数量稀少,且极其的珍惜,就连山脉里常年横行霸道的魔兽,都在雇佣兵军团的强力围剿下,变得数量稀少起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3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