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老师,要不你在这里住下吧!这里的卧室很多,再说这间屋子原来就是属于你的。”黛博拉道。

听了黛博拉的话,慕容羽等人的表情都是很意外。潘多拉表情幽怨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她正准备要说些什么,突然神色一变,做了个让大家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有人要过来了。”

慕容羽对潘多拉的话,有些不以为然,要知道身负着华山派的武功。凡是有人靠近数十丈以内,都休想逃过他的耳朵,他都没有听到动静,反而是身为魔法师的潘多拉提前听到,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正要开口,突然面色凝重起来,黑暗中隐隐可以听见,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难道是刚才打斗的声音,惊扰了学院里的守夜人?慕容羽有些疑惑,不可能啊!潘多拉释放了结界,这种结界极其的坚固,只有实力达到魔导师的人,才可以施展。别说是区区的声响了,就是在里面释放了一个高级魔法,外面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这时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人步履轻盈,显然是个女人。径直来到了悬浮屋前,伸手叩门。

“咚咚咚……”一连串的敲门声,在黑夜中听来格外的清晰。慕容羽等人面面相觑,屋子里一片狼藉,刚才的打斗所散发出的冲击波,几乎将屋子里所有的器具,损坏的一干二净。潘多拉向黛博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前开门。

潘多拉挥舞着法杖,一道道肉眼隐约可见的光芒,就好像一只只小小的触手,将地面上散落开来的零碎,完全的聚拢开来,转移到楼梯底下。屋子里的东西虽然少了很多,但是至少不会让人觉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她的身体也慢慢地消融到空气当中。

黛博拉打开房门,看见屋子的门口,站着个女性法师,骇然是魔法学院的副院长——卡洛莉。卡洛莉目光扫了黛博拉一眼,似乎很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目光稍微游离了片刻后,她开口问道:“魔法学院魔药系的学徒林克,是不是住在这里?”

“是的,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黛博拉彬彬有礼地问道。

“快点让他出来见我,法切蒂老师有急事需要找他!”卡洛莉道。

慕容羽躲在一楼的卧室当中,当他听到来者是卡洛莉后,顿时松了口气。一听法切蒂有急事需要找他,当即从卧室中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门前,问道:“法切蒂院长找我有什么事?”

卡洛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过身来,冲着他招了招手道:“你跟我来,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慕容羽自然明白卡洛莉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法切蒂找他有事,就一定不是小事情。于是悄悄地向着黛博拉使了个眼神,示意自己没有问题后,便跟着卡洛莉的身后,沿着魔法学院的石板路一路前行,走了大概五六百米后,慕容羽意识到,两人前去的方向是魔法学院的大门口。

由于是晚间,那些飞行车都停止了作业,甚至以卡洛莉的身份,也不得不选择了步行前往。径直来到了魔法学院外的海港处,慕容羽注意到前方不到三十米远的地方,两头模样怪异的魔兽,正扑闪着翅膀,嘴里低声地鸣叫着。

那魔兽有着雄狮的身形,流线型的身躯,光滑油亮的皮肤下,是一块块坚强有力的肌肉。长着老鹰的脑袋,宽广的脊梁上,是一对展开约有六米左右的宽大翅膀。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慕容羽认出眼前的这两头魔兽,是天元大陆上最为稀有的魔兽——狮鹫。传说它们居住在天元大陆最高的雪山上,终年与白雪为伍。

居然可以看到狮鹫的出现,慕容羽兴奋地长长地舒了口气。在卡洛莉的示意下,慕容羽爬上了狮鹫宽厚的脊背,那狮鹫显然训练有素,等他坐稳了身躯后,立马便拍动了双翼,向着前方的武技学院飞去。

“去武技学院做什么?难道说那天在那里揍人的事情,被人揭发了?”慕容羽胡思乱想着。**的狮鹫拍动着双翼,在半空中急速的飞行着。迎面有寒风扑面而来,那种感觉令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心头烦躁不安的情绪,被他逐渐放在了脑后。

很快狮鹫就飞到了武技学院的上空,在一处气势恢弘的石头建筑上方,缓缓地落了下去。从狮鹫的背上一跃而下,卡洛莉一路在前,走到了一堵结实的墙壁前,翻手间取出一根法杖,轻轻挥动着,一团流动的光泽闪耀而过,面前的那堵墙壁,缓缓地龟裂开来。

慕容羽向着裂缝中悄悄地打量了一眼,里面黑黝黝的,就好像是一张怪物大张着的嘴巴。跟随着卡洛莉向着里面走去,随着脚步声响起,石洞的光滑的四壁,缓缓地点燃起一团团小小的火焰来。空气中很潮湿,显然是洞口不经常打开,通风不畅的原因,而且还隐约可以闻到淡淡的霉味。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3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