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兰克,你在外面瞎嚷嚷什么呢,信不信我让你跪一个月的搓板!”吉娜从屋子里探出了脑袋,但是当他看到弗兰克和慕容羽抱作一团的时候,顿时惊讶的几乎停止了呼吸。

“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吉娜爱子心切,几乎用着鬼哭狼嚎的语调,大声地叫道。向着慕容羽快速奔来,将他整个人搂在怀中,声泪俱下的叫道。满脸关切地抚摸着慕容羽的头发,她上下打量着:“好多天没见,你晒黑了,也瘦了。”

慕容羽心中一阵温暖,笑着道:“哪里的事情啊!我刚离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爸妈你俩就想我成这个样子啊!要不这样,干脆我永远不回皇家魔武学院,一辈子跟在你俩身旁好了。”

听了慕容羽的话,吉娜的脸色顿时霜结,伸手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气呼呼地说道:“你小子想气死我啊!好男儿志在四方!对了,你不是说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吗!现在应该还没有到开学的时间,你怎么回来了呢?”

“这次我回来是有任务的,来我给你俩介绍一下,这位是皇家魔武学院,魔法分院的副院长卡洛莉老师。”慕容羽连忙为站在他身后的卡洛莉做起了介绍。

“很高兴见到你,卡洛莉老师。林克这孩子不太懂事,毕竟在我们跟前任性惯了,如果在学校内闯出什么事端的话,还请你多多原谅啊!”吉娜满脸堆笑的说道。

“这你大可放心,林克的表现十分的优异,他还被我师傅,法切蒂院长收为了徒弟呢!”卡洛莉笑着说道。

吉娜听到她的话后,表情明显一愣,离开前不是说被大陆第一圣骑士奥斯丁,邀请加入魔武学院吗?按理说应该进入武技学院才对,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就入了魔法学院呢。两人的表情多少有些一头雾水。

“林克,你在学院里,学的是什么专业啊?”弗兰克问道。

慕容羽一阵窘迫不安,魔药师学徒这个身份,说出来是件很丢颜面的事情。毕竟就连魔法师都不愿承认,魔药师属于魔法师的行列。他犹豫了片刻后,还是选择了坦诚相待:“我是名魔药师学徒。”

不出所料,听到慕容羽的学业后,弗兰克和吉娜的表情都是瞬间僵硬住了,显然事情的状况出乎两人的意料。最终还是吉娜先回过神来,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勉强的微笑,说道:“魔药师就是魔药师吧,至少从魔武学院里毕业后,最差也能混到一个贵族的身份,总比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强很多。”

想到魔药师的身份虽然不足以光宗耀祖,可是却可以成为一个帝国认可的贵族,弗兰克的表情多少有些缓和。在卡萨诺帝国,贵族阶层享受着平民几乎无法想象到的特别权益,具体表现在,贵族在自己的封地内,享受着生杀大权,而且就算是犯法,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啊!看我真糊涂了,家里来了客人,居然忘记招呼!卡洛莉副院长,欢迎光临寒舍,你的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吉娜一边招呼着卡洛莉进屋,一面不忘记送上一顶顶的高帽子。

四人走进了堂屋当中,屋内的摆设跟离开时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光线暗淡,堂屋的破旧木桌上,摆设着一盏昏黄的灯火,屋内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却是显得有些寒酸。慕容羽离开前,将用魔兽晶核换来的数千卡萨诺金币,全部都留给了父母。

弗兰克和吉娜都是过关了平静的日子,这些金币他们分文未动,全部都收藏起来。按照吉娜的说话,这些钱都是慕容羽以后的老婆本啊!这个说法同时也令慕容羽极其的难堪。

“弗兰克,家里没有什么野味了,你去山里抓几只回来。”吉娜在一旁吩咐道。

“好的,我去去就来。”弗兰克说着,魁梧的身躯,步履矫健地走出了堂屋,向着山谷外走去。那两头银背魔猿,唧唧喳喳地跟随在他的身后,也跟着溜了出去,显然不是头一次干这种事情。

“妈,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有任务需要完成的。”慕容羽道。

“什么任务?很棘手吗?”吉娜眉头一挑,担心地问道。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3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