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得不到回音,苏蔷薇的侧过身,冰冷的目光扫过屏风,仿佛能隔着屏风直射苏落雪的眼睛,无比阴鸷。

“落雪,为荀大少斟酒。”苏蔷薇的声音不容抗拒。

此刻,她知退无可退,只能前进。

屏风后的苏落雪转身端起白玉酒壶,握着酒壶的手隐隐泛白,转过屏风,大殿那金曜地烛光映打在脸上,殷红而耀眼,只觉双颊隐隐发热。

她低垂着头,一步一步地走向荀夜,于他玉案旁跪下,倾壶,倒酒,琥珀银光杯中随着酒的溢满,声音潺潺如流水,清脆飞溅之声入耳清鸣。

苏蔷薇的手中依旧端着那杯敬给荀夜的酒,精明地目光扫视着坐下荀夜与苏落雪。

苏落雪始终低垂着头,格外平静地为他倒酒,从未正视他一眼。

荀夜依旧端坐,面容冰冷,只是他的眼神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自苏落雪迈出大殿后荀夜的眸子便一直盯在她脸上,一刻都没有移开过,仿佛想从她脸上寻找答案。

苏蔷薇看着这一幕,满意地笑了:“荀大少怎么这样盯着落雪看,没见过自己八抬大轿娶进门半年的妻子?”

酒已倒满,苏落雪收回酒壶,依旧跪在原地,静静地盯着大殿金砖,灿灿光芒射地她几乎睁不开眼。

荀夜端起那杯酒,起身,恭敬地朝帝后敬了去,一言不发地将酒一口饮尽,瞳子里有着凌厉的狠意,不曾隐藏。

苏蔷薇亦将酒饮尽,悠然放下酒杯,继续笑道:“落雪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嫁入荀家后能追随荀家军去打仗,还能勇闯敌军烧粮草,幸好早知荀大少也要去烧粮草,否则单单凭借落雪一人之力如何能扭转局势。”

苏成风愣了愣,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再望望帝后,硬声道:“自幼为父就知道落雪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气魄,马上弯弓射大雕之英姿,与荀家军共同征战沙场,与荀夜并肩生死,在洛城早已成为一段佳话。”

听到这里,苏落雪猛然仰头看向父亲,可父亲却避过了她的目光。

“苏家,果真出了个好女儿。”荀夜的声音依旧如常,仔细听,便能听出语气中多了几分嘲讽。

苏落雪终于鼓起勇气看向荀夜,可荀夜的目光却已不在她身上。

她太小看帝后了,原来她在莞城这些日子的行踪帝后早已了如指掌,对她与荀夜、荀洛的关系也心知肚明,姑姑果真是姑姑,她想不到的姑姑都做到了,难怪能成为掌控半壁江山的帝后。

“爹,姑姑……”她只唤了一声,喉头便已哽咽,此刻的她已无话可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2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