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鸾宫中,游园百花齐放,彩蝶翩舞。

白玉雕栏下的湖面水波澄碧空明,凝着杨花漾涟漪,清风袭襟。

翠碧亭外笑声连连,两个孩童正在院内扑蝴蝶,亭内白玉石凳上帝后苏蔷薇正凝着笑意看着两个孩子:“婉儿只有与九殿下在一起时才能这样开心。”

坐在苏蔷薇对面的沄夫人始终很拘谨,即使她与帝后来往密切,依旧不敢在她面前松懈,卑谦地答道:“九殿下能得婉儿公主的欢心,是他之福。”

“时光真快,本宫当年生下婉儿之时她还是那么点儿大的婴孩,一晃十年便过去了。”苏蔷薇仿佛回想到遥远的记忆,看着婉儿公主的目光愈发宠溺,“本宫记得,九殿下与婉儿是同日出生,而帝君却伴在本宫身侧,未去探视沄夫人与九殿下一眼,你心中是否记恨。”

沄夫人立刻起身,惶恐道:“九殿下能平安长大,得到帝君的怜爱,还拖帝后娘娘您多年的庇佑,臣妾又岂敢对帝后与帝君记恨。”

苏蔷薇的目光收回,凤冠下那双美目依旧风韵动人,凝着沄夫人的目光闪过几分凌厉:“可本宫近日听闻你与雯嫔几次御花园赏花,你不会不知如今苏家与荀家的关系吧。”

听到这里,沄夫人的一张脸瞬间苍白如纸,猛地跪在亭内:“臣妾岂会不知荀家如今野心昭昭,而雯嫔是南昭侯的亲妹妹,我又岂会主动与她赏花。只是无意间碰见雯嫔,她便邀臣妾一同赏花,帝后娘娘明察,臣妾一家多年来皆仰仗帝后您的庇佑,又如何会在此危急时刻倒戈相向。”

“起来吧,在孩子面前这般跪着像什么话。”苏蔷薇冷眼睇了跪地的她一眼,再看看一直专心扑蝶的两个孩子丝毫没有注意到亭中的暗涌。

沄夫人僵硬地从地上起身,额头已满是冷汗:“娘娘大可放心,您深得帝君宠爱,当今太子殿下又是您嫡出,婉儿公主亦是帝君最宠爱的公主,您还有苏国舅、镇远大将军、辛王,大半江山全在您掌控中,区区荀家不足以为惧。”

“荀家,当然不足以为惧。”苏蔷薇说到荀家,声音有着明显的冷意,暗藏杀戮地意味。

“娘娘,苏国舅来了。”有宫人前来禀报,便见苏成风领着苏落雪走过彩石小径,朝翠碧亭走来。

“婉儿,你随沄夫人去玩,母后有事与国舅谈。”苏蔷薇个沄夫人使了个眼色,沄夫人立刻会意,上前便一手握着婉公主的手,另一手握着九殿下的手,笑着说:“走,去彩沄宫,那儿有很多好吃的点心。”说罢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娘娘,臣奉命带落雪进宫了。”苏成风朝苏蔷薇做了个揖。

苏蔷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凝着一直低着头的苏落雪,霎那间,仿佛时间静止,唯有夏日凉风阵阵拂来,吹得帝后凤冠上的流苏发出阵阵簌簌声响,气氛有些凝重。

苏成风直觉此气氛异常压抑,便待开口,苏蔷薇却先开口了:“颈项,是昨晚伤的?”

“是。”苏落雪回话的声音很低,几乎要被风淹没。

“何必那么拘束,本宫是你姑姑。”苏蔷薇探出手轻轻抚上苏落雪散落在肩的发丝,样子极为和蔼:“既然离开了荀家,那你还是我苏家的人,姑姑倒是为你再选了一门亲事……”

苏蔷薇的话还未说完,苏落雪便出声打断:“姑姑当落雪是物品吗?”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2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