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灯高挂,洛城又迎来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湖畔水波潋滟,皎洁地月光映照在水中,将湖水中的花灯照亮,璀璨地光芒似乎见证着湖畔旁每一对有情的男女写在河灯上的心愿。

洛城湖畔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传说,只要一对真正相爱的男女在七夕这一日共同许愿,便能实现。若愿望实现,一定要在来年七夕二人共同来还愿,否则感情必遭恶果。

苏落雪穿梭在热闹的街道,人潮拥挤,半边脸上戴着织女面具,一身鹅黄轻纱裙裳被夜风吹起,青丝与裙角飘逸而起,神秘而出尘。

她被禁足在落雪苑两个月,这期间她仿若与世隔绝,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消息,荀苏两家的关系走到了哪一步,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包括她的贴身婢女晓柔。

走到洛城湖畔,整个湖岸边皆围了男男女女,许多男女都与苏落雪一样戴了织女、牛郎面具,这也算是洛城七夕的一种特色吧。

以往,苏落雪最期盼的就是每年七夕,因为在洛城河畔她一定能看见辛王,直到辛王与大姐成亲后她依旧期盼,虽然每回见到他和姐姐在一起,内心会有苦涩,可只要能见到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想到这里,她仰头,凝望天际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溶溶倾洒在全身,她的眼眶酸酸地,可那未被面具遮挡的嘴角却扯出淡淡地笑容,虽然此时的心情是苦涩的,可数月前在父母面前将辛王与荀家的事说出来后,似乎心中那根结被打开了一般。

站在洛城湖畔,迎着晚风,看着对面的两人,又是苏扶柳与元翊立在岸边放河灯,原本就有些酸酸的眼眶愈发红,好像自从大姐与辛王成亲后,她每年来湖畔都要戴着织女面具才敢来,她怕大姐和元翊知道她就在对岸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可笑的却是,她如此的隐藏,大姐却早就知道,如今苏家所有人都知道……

唯独,元翊不知。

她捧着手中的河灯,缓缓蹲下,放逐河灯,任它在湖畔内缓缓远去,泪水终是未忍住滚落脸颊。这一次,她在河灯上写的不再是那句“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而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是,她最后一次来到洛城湖畔,为辛王放的最后一次河灯。

这是,她最后一次在洛城湖畔,默默地注视着他。

这是,她最后一次喜欢他。

看着那逐渐飘向对岸的河灯,她缓缓转身,离开了这个对她有着特殊意义的湖畔,也许她早该放下那些该放下的,还有那些放不下的。

苏落雪又在热闹的洛城游**了许久,她不知走过了多少条街,亦不知心中想了何事,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辛王府外。辛王府外戒备森严,点点灯火在风中摇曳,她为自己感到可笑,不是说了要放下吗?为何还会走到了这里。

忽闻不远处有马蹄声朝辛王府这边而来,苏落雪立刻躲避在一侧的树后,偷偷看着一辆十分不起眼的马车在辛王府外停下,有一仆人下车对守卫低声说了些话,守卫立刻入府通报,未过片刻,便见府门打开,一身黑袍的辛王从府内出来。

马车内的人亦缓缓步下马车,由于他背对着苏落雪这个方向,她不由地又探出了几分身子,借着那淡淡地月光看着那隐在黑夜中的脸,好一会儿才看清,竟然是华修!

华修竟然到了洛城,是否意味着荀家要反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2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