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雾漫过远处高低田垄,在清晨阳光下渐渐散开。

青瓦粉墙隐现在阡陌桑梓间,牧笛声悠悠响起,陌上新桑已绽吐绿芽。

李果儿背了柴禾,轻手轻脚地推开院门,将柴禾轻轻放在墙根,仔细砌好。

不留神滑下一根,骨碌碌滚到井台下,惊动了藤萝旁酣睡的花猫,喵呜一声跳上窗台,伸个长长的懒腰。

李果儿慌忙撮唇,挥手驱赶花猫,心中直埋怨这不懂事的畜生。

这会儿子先生还未起身,声响轻些,别惊扰了先生的好梦。

花猫懒懒蜷起尾巴,朝他眯了眯眼。

却听吱呀一声,竹舍的门从内而开。

先生推门出来,竹簪束发,只披了竹布长衫,天青颜色洗得发白,衣衫下摆被晨风吹得微微卷起。花猫跃下窗台,挨到先生脚边轻蹭,喉咙里呼噜着撒娇。

“先生起得这么早!”李果儿咧嘴笑,将手在衣襟上用力擦了擦,“我给您打水去!”

“果儿,我说过,不用你每日送柴禾。”先生瞧见地上的柴禾堆,微微蹙眉,神色仍是温煦,“这些事有福伯做,你用心念书,不可跑野了。”

李果儿嘿嘿一笑,老老实实地垂手站定,平日惫懒神气半点儿不敢流露,只点头听着。

先生瞧着他那模样,摇头笑了笑,徐步至井旁舀水。

“我来,我来!”李果儿手脚麻利,抢过水瓢,三两下打好沁凉的井水,“先生洗脸!”

先生笑了,屈指在果儿额角敲了一记,“念书不见你这般伶俐!”

果儿挠头直笑,瞧着先生挽起袖口,双手掬了水,俯身浇到脸上。

水珠顺着先生脸颊滴下,沾湿了鬓角,乌黑鬓间杂有一两缕银白,已是早生了华发。

清晨阳光照在先生脸上,映了水光,越发显出透明似的苍白,衬了乌黑的眉,挺直的鼻,刀裁似的鬓,怎么看都不像这烟火世间人物,倒似神仙画里走出来一般……李果儿看得有些发呆,见一行水珠顺着脸颊滑下,就要滴进先生衣襟里,忙欲掏出怀中抹汗的帕子递去,却又讪讪住了手,唯恐帕子脏污了先生。

先生将就着水,洗了洗手,一双修长如削的手浸在水中,比白玉还好看。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