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殿有过太多悲伤往事,乾元殿里埋葬了历代帝王的阴灵。

我不愿在前朝的废墟上重建新的宫室,不愿在熟悉的檐廊下重温往世的悲欢。

三日后,萧綦下旨将两宫残垣夷为平地,另择吉址修建寝宫,废弃昭阳殿之名,改皇后中宫为含章殿。

宫中旧人饱经动**离乱,目睹过太多深宫隐秘。我不忍将他们禁锢在深宫待死,不忍朝夕面对这样的面孔。

三月后,萧綦下旨将前朝宫人遣出,遣返故乡。

叛臣宋怀恩伏诛,其妻萧氏以节烈殉难,追封孝穆公主。

在我的求恳下,宋氏子女三人因年幼无知,免于涉罪,谪为庶民,随族人流配西蜀,永不得出。

先帝遗骸毁于火中,萧綦也依我所愿,在皇陵修建了肃宗与承贤皇后的衣冠冢。

乾元殿与昭阳殿旧人或死于叛乱,或葬于大火,再无人知道当日的情形。

萧綦并不曾对子澹之死再作深究。

一切,都依从我的心意,真正万事遂心,如愿以偿。

唯一的遗憾,是哥哥未能归来。

倜傥风流的江夏王,自愿远别故土,长留在遥远苦寒的塞北。

萧綦回朝平叛之际,将突厥逐出漠北,直抵极北大荒之地。

只差三月,他便能将突厥人一举歼尽,将这个民族从大地上彻底抹去。

然而宋怀恩的叛乱,硬生生止住了豫章王的铁骑北进,拨转了剑锋所指的方向。

内乱,终令一代雄主功亏一篑。

或许是天不亡突厥,萧綦得到了江山帝位,却不得不在最后关头,错失平生大愿。

踏平突厥,一统河山,是他毕生的宏愿——这一次兴师动众的北伐,终究未能实现这个心愿,此后若兴兵事,只怕不是易事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6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