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朝后与众朝臣将帅议事至深夜,萧綦回府已是夜阑人静时分。

我站在王府大门玉阶前,擎一盏宫灯,默默望着那两队灯火自远处蜿蜒而来。

萧綦勒马,在离我十步外停驻。我看着他,仰头微笑,擎起宫灯,亲手为他照亮家门。

他跃下马背,大步来到我面前,紧紧抱住了我。左右扈从远远退开,四下悄然,夜风拂衣而过。

泪水在这一刻潸然滑落,镂银玲珑宫灯脱手坠地,旋滚下玉阶,无声熄灭。

风寒,露重,更深。

唯有我们彼此相拥,两个人的身影交织纠缠,长长地投在地上。

相对无声,却胜有声。

他默默地握紧我的肩头,温暖的掌心仿佛一团火焰,烙得肌肤生生发烫。

在他眼底,红丝缠连,尽是疲惫,锐利里透出阴沉。

我抬手抚上他的眉心、眼角、脸颊,指尖停留在他唇上。

如削的薄唇,抿出一缕艰涩。

此时,我只盼这唇上,重现平日的微笑,那样骄傲、冷酷、从容,他所独有的微笑。

他凝视我许久,长长叹息,闭了眼,“我终是负了你,负了天下。”

纵然早知他会负疚自责,然而听到这一句话,胸口仍是锥刺般的疼痛。

唐竞之乱,引外寇入侵,祸延苍生——萧綦识人有误,防范太迟,确有不可推卸之责。

然而,他终究不是神。纵然是同生共死十余年,一起从刀山血海里走过来的弟兄,也挡不住野心的**。

人性如此,连神也未必能洞彻人性,何况萧綦一介凡人。

然而,无须缘由,错便是错了,负便是负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