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八月,已是夏末。

京城的桂花快要开了,王府木樨水榭里,夕阳斜照,风里隐隐有一丝甜沁的气息。

玉岫抱了刚满两岁的小女儿来探望我。

对面的沁之,端了槐汁蜜糕,学着大人的样子,一勺勺喂给小人儿吃。

小人儿很是贪吃,粉嫩的唇边沾了白生生的糕末,还兀自舞着小手索要不休。

沁之看得咯咯直笑。

这个孩子比起三个月前初来府里,已经白润了许多,不似当日那般瘦小,越发清秀可人。虽然还是沉默寡言却也渐渐与我亲近,只是仍不肯改口。

萧綦允她不必改姓,依然叫做牟沁之,我亦从不勉强她,任由她叫我王妃。

我摇头笑叹,“沁之,你再这么喂囡囡,该把她喂成陆嬷嬷一样了。”

陆嬷嬷是掌膳司老宫人,一手厨艺妙绝天下,尤其长得憨肥浑圆,奇胖无比。

“胖才好,胖人有福。小世子可要像我们囡囡一样,长得白白胖胖,可不能像王妃这样弱不禁风!”玉岫爽快地笑道。

徐姑姑与沁之都笑出声来。

“小世子必然是肖似我们王爷的。”徐姑姑笑道。

我垂眸,笑而不语,心底泛起一抹酸软,却又透出甜蜜。

玉岫啊了一声,拍手道:“听说王爷前日连克三镇,已将侵入葫芦岭的叛军逼退到那什么,什么关外……”

“瓦棘关外。”我微微一笑。

“是了,就是这个地方!那些个地名古怪得很,我可记不得。”她脸颊泛起兴奋的红晕,眸光闪亮,连比带画,“瓦棘关那一仗,咱们三万铁骑直插敌后,左右两翼合围,给叛军来了个迎头痛击,从正午杀到黄昏,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她越说越是兴奋,好似亲眼所见一般,满面骄傲光彩。

如今宫里宫外,无处不在传扬豫章王的骁勇战绩,人人仰慕称颂。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