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当正午,耀眼的阳光骤然凝结如冰。

黑铁箭镞的锋棱,在阳光下映出一片白光,如利刃切入我眼底。

子澹举弓的一刹,我全身血液已经凝固。

箭尖与萧綦的咽喉,相距不过五步。

尾端雪白箭羽,扣在子澹手中,腕上青筋凸绽,弓开如满月,弦紧欲断,一触即发。

我眼里,突然只看得见刺目的白——子澹的脸色青白,指节泛白,箭锋的冷光仍是白。

天地间,只剩一片冰冷如死的白,唯有萧綦黑袍金甲的身影,矗立于天地中央。

萧綦端坐马背,背向而立,我看不见他此刻的神情,只看到那挺直的背影,始终纹丝不动,玄黑滚金的广袖垂落,如岳峙渊停,不见分毫动容。

“皇上扣稳了,”萧綦的声音低沉,隐有肃杀的笑意,“一念之差,流血的必不只臣下一人。”

子澹的脸色更加青白。

如果这一箭射出,萧綦血溅御苑,随之而来的,将是铺天盖地的复仇、杀戮与动**。

仇敌的血,或可洗刷一时的辱,为此的代价,却是亲人、爱人、族人,乃至天下苍生都将为此而流血。

“皇上!”一声微弱的哽咽,惊破眼前肃杀。

胡皇后跪下了,跪在子澹马前,朱帛委地,凤冠上珠坠颤颤。

我从未见过她如此软弱无助的模样,素日落落明朗的年轻皇后,此刻常态尽失,只顾垂首掩泣,极力压抑了喉间的呜咽,却抑不住肩膀的剧烈颤抖。

眼前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对峙如旧,谁也不曾侧目,亦不看她一眼,任凭一国之母跌跪在尘土中。然而子澹的箭,分明颤了一颤,弓弦依然紧绷,手上的力道却似有所减弱。

这个跪倒尘埃,掩面哀求的女子,毕竟是他的妻。

如果换作我,萧綦会不会心软动摇?

我永远无法知道,因为,我不是胡瑶,也永不会跪倒在强敌面前。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