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绡烟罗帐外,跪了一地的太医,萧綦负了手,来回急急踱步。

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一起进到内室,太医院内所有医侍几乎都在这里了。睁开眼看到的这一幕,让我心里陡然抽紧,惊恐得不能出声。当年小产后的记忆蓦然跃出脑海,难道这一次,又是同样的结果……我再不敢想,极力撑起身子,却惊动了帘外的侍女,低呼一声,“王妃醒来了!”

萧綦霍然转身,大步奔到床前,不顾外人在侧,一手掀开床幔,定定地望着我,竟似说不出话来。

众人忙躬身退出,转眼只剩我与他二人,默然相对。我突然害怕像上次那样,从他口中听到最坏的结果。然而,他猛然拽住我,哑声道:“你怎么敢瞒着我冒这样的风险!”我怔怔地望着他,恍惚想着,他到底知道了,这么说……仿佛有什么撞入心口,迅速在身子里绽开,迸出万千光芒,照得眼前炽亮。

“阿妩!你这傻丫头……”他声音哽住,小心翼翼地抱着我,似捧着易碎的轻瓷在掌心,眼中分不清是惊是喜是怒。我呆呆地望着他,直至他狂热的吻落在我额头、脸颊、嘴唇……我不敢相信,上天的眷顾来得这般容易,我梦寐以求的孩子就这样悄然来到了。

没等我们从惊喜紧张中回过神来,道贺的人已经快要踏破王府的门槛。

上一次的意外还令我们心有余悸,太医尤其担心我难以承受再一次的波折。

萧綦下了一道完全不可理喻的禁令,将我禁足在内室整整三日,不许离开床榻,不许任何人打扰我的休养,连哥哥和胡皇后都被他拒之门外。直至太医确定我康健无恙之后,才解除禁令,还回我自由身。每个人都喜形于色,但潜藏在这欣喜背后的,却是更多的忧虑。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稍有不慎,将会面临怎样的危险。萧綦更是喜忧难分,终日提心吊胆。

连太医也担心我不能承受生育之苦,偏偏世事神奇,我非但没有缠绵病榻,反而精神大好,连从前一向挑拣厌恶的食物也突然喜欢起来,不再如往常一样畏寒怕冷,整个人都似有了无穷活力。徐姑姑笑着叹息说,这孩子必定是个淘气的小世子。阿越却说,她希望是个美如仙子的小郡主。世子与郡主的意义自然大大不同,之前我也曾心心念念期盼过男孩,可是到了此时,却陡然觉得那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是我们的孩子就足够了。

哥哥终于得以见我,踏进门来就大骂萧綦太混账,怎么能将舅父挡在外头。他虽已是儿女绕膝,第一次做了舅父仍是高兴得眉飞色舞。随他同来的侍妾只有碧色一人,往日总跟在他身边的朱颜却不见了。我随口问及朱颜,哥哥的脸色却立刻沉郁下去。

哥哥告诉我,当日萧綦将倩儿和婶母都幽禁在镇国公府。然而趁徐姑姑入府照看我,她母女二人竟连夜出逃,惊动了午门戍卫,被当场擒住,此事立即传遍帝京,闹得人尽皆知。而我被萧綦困在府中,竟然不知半点音讯。

我惊怒交集,“真是糊涂透顶!镇国公府是什么地方,怎会由得她们说逃就逃?”

哥哥面色铁青,“是朱颜暗中相助,让她们混在侍女之中逃出。”

“朱颜?”我看着哥哥脸色,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中只为朱颜惋惜不已。

“此事是我疏忽了,竟未料到婶母会存心利用她。”哥哥沉沉叹息。

婶母与朱颜一向来往甚密,私下更认她做了义女。我原只当朱颜出身寒微,自幼无母,只想攀个王氏尊长做靠山。如今看来,她竟是真对婶母如此言听计从,也真心将倩儿视为妹妹一般回护。朱颜爽朗率直的笑颜掠过眼前,那红衣翩跹、笑靥如花的女子,可知一时的糊涂,已将自己推入深渊。

王氏之女将要和亲突厥,已经传遍帝京。然而王倩突然私逃,闹得人尽皆知,一夜之间让整个京城都传遍了王氏的笑话。堂堂左相大人,纵容婢妾助堂妹私逃,置和亲大事于不顾——这话传扬开来,哥哥非但颜面无存,更难辞管束不严的罪咎。

各种流言纷起,坏事总是以最快的速度传开,越是强压,越是传扬得更广。

王倩是再不能作为和亲的人选了,无奈之下,我只能从宗室女儿之中另行择人,作为太后的义女,充作王氏女儿去和亲。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