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之事至此尘埃落定。

宫中却突然传出喜讯,胡皇后有了身孕。中宫女官甄氏入府报喜的时候,我正提笔画一幅墨竹,闻听此言,顿时失手滴落一团浓墨在纸上,怔怔地转身,又碰翻了案侧锦瓶。阿越忙上前搀扶,我拂袖令她退下,独自默然坐回案前。一时间心念百转,五味杂陈,惊诧、欢欣,却又忐忑不安。

帝后的起居都由中宫女官一手掌管,我知道胡皇后每日饮食之中都被下了药物,令她无法生育。子澹暂未册立别的妃嫔,只要胡皇后无嗣,皇家就断了血脉。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萧綦必然不会容许出现新的皇位继承人,即便有,也会被他除去。除非子澹逊位之后,才能拥有自己的儿女。而他的逊位只是迟早之事,胡瑶和他都还年轻,逊位之后还有许多的时间和机会。然而,不知其中出了怎样的差错,也不知是人为还是意外,胡瑶竟在此时有了身孕。

难道,这也是天意?我不知道应该欣喜还是忧虑。

自子澹大婚以来,与胡瑶不可谓不睦,诸般礼数周全,人前也算琴瑟相谐。我亦期望他得遇佳偶,珍惜眼前人,然而,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原以为,能这样相敬相守一辈子,或许也够了。可上天竟在此时赐给他们一个孩子,子澹亲生的孩子……这何尝不是对子澹最大的慰藉?一个孩子,可以让一个寂寥的女子重获希望,或许也能让一个脆弱的男人,成长为坚强的父亲。

然而这个孩子的到来,究竟是悲是幸,我却不敢深想。

心绪镇定之后,一颗心却是悬紧,我沉声问道:“王爷是否已知道?”

甄氏垂首道:“内廷已经向王爷禀报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沉吟道:“平日为皇后主诊的,是哪一位太医?如今可有变故?”

“回禀王妃,平素是刘太医为皇后主诊,今日刘大人告病,已换了林太医主诊。”

甄氏的话,让我的心骤然沉了下去。

一整天不见萧綦回府,到了夜里,又是子时将近,他才悄然踏进房来。我并未睡着,只阖眼向内,假装没有惊觉。侍女都退出门外,他自己动手宽衣,动作极轻缓,唯恐将我惊醒。我侧身,微微蹙眉,感觉到他俯身看我,轻轻抚拍我的后背,掌心温暖,尽是抚慰怜惜。

我睁开眼,柔柔地望着他。他眉目间笑意恬定,平日冷厉神色一丝也不见,仿佛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丈夫和父亲。

可是,另一对母子的性命此刻却捏在他手中,祸福都在他一念之间。

他在我耳边低语,“睡吧。”

“我刚才梦见了胡皇后。”我望向他黑眸深处,“她抱着个小孩子,一直哭泣。”

萧綦凝视我,眼底锋芒一掠而逝,唇角隐隐勾起笑意,“是吗,那是为何?”

“我不明白。”我直视他双目,“她贵为皇后,如今又有了皇嗣,怎会无端悲泣?”

“既然是梦,岂可当真?”他微笑,抬起我的脸,“你的小心思,越来越多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