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哥哥的生辰就要到了。

他素来是爱热闹的人,每年生辰都要宴饮欢聚,与至亲好友不醉不休。这次我和萧綦着实花了许多心思,为他预备下一份好礼。前人札记中有载,魏人贾摪家财千金,见识广博,曾让老翁乘小舟到黄河中流,用葫芦接黄河昆仑源的水,一天仅能盛七八升,水色过夜转为绛红。用这种水酿的酒,名为“昆仑觞”,其味芳香甘洌,世间罕有。贾摪曾以三十斛昆仑觞,进献魏庄帝。

哥哥曾和我打赌,不相信这个传说是真。而今萧綦寻来酿造名匠,我亲自按古方尝试,费尽巧思,总算酿成。

玉瓯揭开,酒香郁郁如迷,弥漫了满庭。

“这是……昆仑觞!”哥哥怔住,旋即望向我,深深动容,“阿妩,你仍记得昆仑觞?”

“是,我一直记得。”我与哥哥相视莞尔,不需多言,彼此已能明白对方心意。我们生来便是富贵无极,这世上珍罕之物,几乎没有得不到的,只除了那传说中的缥缈奇异之物。因此,哥哥对古籍记载中一切稀奇古怪之物大有兴趣。当年他对昆仑觞向往不已,却不相信世上真有这样的酒。于是,我便对他说,这世上有的,我会想尽办法得到,若是世上没有,我便自己造出来。

那时候,哥哥听了我的豪言大笑不已,对我说,阿妩,但愿你一生都能有此豪情。

今日是江夏王府家宴,座上倒有大半是哥哥的姬妾,一派衣香鬓影,莺声鹂语。各房姬妾丫鬟不只在宴会上争奇斗妍,更是一个个挖空心思献上寿礼,以博哥哥欣然一顾。满目琳琅,看得我目不暇给,连萧綦也连连笑叹。

我斜眸看萧綦,低低一笑,“看人坐拥群美,大享艳福,某人可有悔意?”

他侧首一笑,“纵有百媚千娇,也不及眼前这一个。”

我垂眸,笑而不语,心中如饮甘醴,却又透了些许心酸。为着他这一句,为着守护我的唯一,这一生到底还有多少风浪等着我去挡?

不经意间侧首,我看向偏席的婶母和倩儿,却见倩儿一双水灵明眸,直勾勾地望着我和萧綦,潋滟间透着殷殷热切,又似有无尽怅惘。

我悚然一惊,回望萧綦,他毫无察觉,自顾自与哥哥举杯对饮。再转去看倩儿,她已半垂了脸,静静地坐在那里,还未长足身量,细削肩头透出隐隐落寞。

少女心事,我岂会不识——这孩子,莫不是真对萧綦动了心思?心头百般滋味涌上,我执了杯,却失去饮酒的兴致。

“怎么,累了吗?”萧綦的声音唤回我神思,抬眸触上他关切的眼神,我只能淡淡摇头。

酒至半酣,座中诸人皆有些醺然。婶母忽欠身笑道:“小女不才,今日也略备了份薄礼献寿。”

哥哥大笑,“婶母客气了,倩儿有这份心意,叫人好生快慰。”

倩儿落落大方地起身,笑盈盈地走到面前,“蒙夙哥哥教导,倩儿斗胆涂鸦,给夙哥哥贺寿,请夙哥哥、姐夫、姐姐指教。”

哥哥拍手称妙,婶母身后一名侍女捧了卷轴,款步近前。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