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如同所有的印度人一样相信上帝是惟一的,即使我感觉到了印度教中种种的错误和限制。没有什么能比梵歌音乐或塔塞达斯(Tulsidas)的罗摩耶纳更能令我兴奋的了。当我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梵歌将是我的安魂曲。

“印度教并不是排他的宗教。在印度教中可以崇拜世上所有的先知10它不是传教性质的宗教,但印度教告诉大家应该依照自己的信仰或法则11去崇拜上帝,并且与所有宗教和平共存。”

在瓦尔达的最后那天晚上,德赛先生安排我在镇上大礼堂发表演讲,那里挤满了大约400位听众。我先是用印度语,然后又以英文演说。

次日早餐后我们三人前去向圣雄甘地顶礼道别。

我跪下来碰触他的脚说:“尊敬的圣雄,印度在您的护佑下一定会平安的!”

多年以后,世界大战仍在进行,而甘地是惟一提出务实的非暴力代替军备武力的领袖。为了平反冤情及消除不公,圣雄使用非暴力的方法,这些方法产生了巨大的功效。他写道:

“我发现生命在毁灭中仍然持续存在,因此必定有高于毁灭的法则存在。

只有在这个法则下,秩序井然的理性社会才能存在,生命值得存续下去。

“如果那就是生命的法则,我们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它。不论战争在何处,不论我们在何处面对敌人,用爱征服他们。我发现爱的法则已成功地适用于生活之中,那是毁灭性的法则所无法实现的。

“我们在印度最大限度上显示了这种法则。我并没有声称非暴力主义已经深入印度3亿6000万人民心中,但我要说它比任何其他的教条更能深入人心。

“要达到非暴力的心理状态需要接受一些艰苦的训练课程,像是士兵在军队需要严守纪律的生活。只有在心灵、身体及言语适当协调时,才能达到完美的状态。如果我们决定将真理及非暴力当作生活的法则,任何问题都能够解决。

“一个人以科学严谨的态度应用爱的法则可以产生更伟大的奇迹。非暴力比自然界的任何力量都要微妙。爱的法则是一种比任何现代科学更伟大的科学。

“历史告诉我们,使用残暴的武力无法解决人类的问题。

“战争与罪恶永远是没有回报的。在爆炸烟雾中化为乌有的数十亿元足够创造一个新世界了。”

甘地非暴力的诉求唤醒人类最高层的意识。他希望国家不是以死亡而是以生存;不是以破坏而是以建设;不是与毁灭者而是与造物主达成一致。

圣雄说:“人在任何伤害下都要原谅,据说物种的繁衍是起因于人类能够原谅。

原谅是神圣的,因为原谅,宇宙才会结合在一起。原谅是最大的力量,原谅是牺牲,原谅是心灵的平静。原谅与温柔是沉着冷静的品质。它们代表永恒的美德。

“假如在正义之战中死亡是必要的话,一个人必须像耶稣一样,准备流自己而非他人的血,最后地球上的血腥将会减少。”

印度不合作运动者以爱抵抗仇恨,以非暴力抵抗暴力,宁愿自己被屠杀而不报复。这一切终将被写入史诗。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yigeyujiaxingzhedezizhuan/4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