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希里·玛哈赛,虽然安静地过着一种居士的生活,他内在的光芒却时有泄露。他的英籍主管早就发现他有超自然的能力,总是管他叫“入定先生”。

“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出什么事了吗?”那天在办公室里,拿希里·玛哈赛问他的上司。

“我太太在英国生病了。我很担心。”

“别担心,我可以收到她的讯息。”拿希里·玛哈赛出去后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很快他便回到办公室对上司说:

“你的妻子快好了,她此时正在给你写信。”他还说出了信上的一些内容。

“入定先生,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一般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竟能超越时空!”

上司接到信后,发现拿希里·玛哈赛说的一点不错。

又过了几个月,那位康复了的妻子也来到印度。当她到办公室来拜访时,拿希里·玛哈赛正好在场。这位女子恭敬地走向他。

她说道:“先生,我在伦敦的病榻上看到过您围绕着光环的形象。转瞬间,我的病症就完全消失了!”

后来,恳求他传授克利亚法门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他还组织了许多研读小组,许多真理的追寻者参加了他后来称之为“梵歌聚会”的定期经典文献的演讲。

拿希里·玛哈赛将克利亚传给各种不同信仰的人,不只是印度教徒,回教及基督教徒也包含在他早期的徒弟中。所有不同宗教信仰或没有信仰的人,都受到他平等的接纳和指导。

他鼓励不同的学生坚守他们各自信仰中有益的戒律。拿希里·玛哈赛常说:“克利亚的本质是包容一切的。”

他强调:“一个回教徒每天应该礼拜阿拉4次,一个印度教徒每天应该打坐4次,一个基督徒每天应该跪下4次,向上帝祷告并研读《圣经》。”

有一次上师在他的徒弟面前显示了他的无所不在。当时他正在解释灵界能量或所有振动的万物内在基督意识的意义,他突然倒吸了一口气,喊道:

“我在日本外海那些快要淹死者的身体里!”

次日,徒弟们看到一则报导,前一天一艘靠近日本的船沉没及许多人罹难的新闻。

拿希里·玛哈赛远方的徒弟也能觉察到他的存在。“我永远与那些修习克利亚的人同在。”他对那些不能经常接近他的徒弟说。

拿希里·玛哈赛将克利亚分成4个循序渐进的传法阶段1。徒弟只有在表现出灵性上确实的进步时,他才传授那3个较高的法门。

很多圣人从拿希里·玛哈赛那里接受克利亚的知识,其中包括贝拿勒斯著名的维斯克阿南达·萨拉斯瓦堤(VhaskaranandaSaraswati)尊者、高等境界的迪欧高尔(Deogarh)苦行者及巴尔阿南达·布拉玛查理(BalanandaBrahmachari)。拿希里·玛哈赛一度当过贝拿勒斯伊斯瓦理·纳拉扬·辛哈(IswariNarayanSinha)大君阁下儿子的家庭教师。体认到上师在灵性上的成就,大君和他的儿子以及乔汀卓拉·摩罕·台库尔(JotindraMohanThakur)大君都请求了克利亚的传法。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yigeyujiaxingzhedezizhuan/3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