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逆转成红色的晨雾,昼夜逐渐平分

我在你早就遗忘的世界里开始孤单的岁月,闭着眼蒙着耳

含着眼泪欢呼雀跃

看不见你就等于看不见全世界

黑暗像潮水吞没几百亿个星球。向日葵大片枯死。候鸟成群结队地送葬。

一个又一个看不见来路的沉甸甸的远航。

是谁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然后从此隔绝了世界

无声的是你的不舍。还有你苍白的侧脸。

世界其实从来没有苏醒,它在你的衬衣领口下安静地沉睡

白驹过隙。胡须瞬间刺破嘴唇的皮肤。青春高扬着旗帜猎猎捕风。

原来你早就长大,变成头戴王冠的国王

而我却茫然不知地以为你依然是面容苍白的小王子

他们说只要世上真的有小王子出现,那么就总会有那只一直在等爱的狐狸

当燕子在来年衔着绿色匆忙地回归

你是否依然像17岁那年的夏天一样在香樟下低头

然后遇见我

在那个冗长的,迷幻的,永不结束的夏天。

傅小司起初还不知道日子竟然这么悠长,每天早上被太阳晒得睁开眼睛,然后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人字拖鞋朝写字台走去,拿起钢笔划掉台历上的又一天。

刷牙。洗脸。看着镜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乱糟糟的一头长发,才突然想起暑假已经过去快要一个月了。夏天始终是夏天,气温高得惊人,即使是浅川这样一个如此高纬度的城市依然会觉得水泥地面泛出的白光足以扼杀所有人想要外出的念头。西瓜在路边一堆一堆地堆积成绿色的海洋,偶尔有苍蝇在空气里煽动躁动的声响让人烦闷。李嫣然依然隔两天就会过来玩,说是玩其实也就是在客厅里看电视,因为小司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陪女孩子玩,自己喜欢玩的东西像拼图看书听CD打电动等等,在女孩子眼中应该都是乏味且落伍的玩意吧?小司有点懊恼地想,终究还是陆之昂比较受女孩子欢迎呢,聊起来话都没完,不像自己,在“嗳,过来了哦”,“吃西瓜么?”之后就再也找不到话题于是就一个人闷闷地去卧室拼拼图。好在李嫣然也已经习惯了这样低调的一个人,寡言少语,目光涣散,所以两个人安静地呆在家里也没觉得有多无聊,甚至多少带了一些默契而显出了些许的温馨。嫣然不烦,这点让小司觉得特别好。很多女生一讨论起什么话题来就唧唧喳喳没完没了,傅小司每次都觉得头疼得厉害拿她们没办法。比如立夏和七七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文静的样子,讲起话来比妈妈都要多。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