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的日子很寂寞,每天都是做不完的试卷。并且身边只有傅小司一个人,然后回首高一的岁月就会变得有点哽咽。

七七因为家里的关系而且美术加试又好,所以已经保送上海美术学院了,所以她经常都不来上课,有空就会呆在家里画画,并且给我写信。而陆之昂在理科班,他和遇见一起留在了三班,而我和小司选了文科在七班上课。而小司也因为学习的压力而没有继续为杂志画画,而我也没有对他说起这个事情。只能在很多个晚上翻着以前祭祀的画而感伤,那些杂志带着陈旧的气味一本一本地堆在我的面前,像极了我同样陈旧的过去。

有时候上课我都会突然产生错觉,似乎我旁边就坐着遇见,她安静地趴在桌子上睡觉,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眉头微微皱起来,梦中似乎也很倔强。而身后就是傅小司和陆之昂,小司在桌子上画着花纹,而陆之昂则在旁边睡觉。我一回过头去就可以看到那两张看了无数次的英气逼人的脸。

可是再眨一下眼睛,一切都回到现实。小司在教室的另外一边,很多时候当我穿越过各种各样的面孔朝他望过去的时候都可以看见他很严肃地望着黑板,然后飞快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有时候看着他的侧脸会有些伤心,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知道这样的日子太过短暂,马上就要毕业吧。有时候也会听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钢琴声,不知道是不是陆之昂在弹奏呢。

而毕业了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也不敢想象。以前听很多人说过,毕业就是一窗玻璃,我们要撞碎它,然后擦着凛冽的碎片走过去,血肉模糊之后开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傅小司有时候也会想,时光怎么会突然加快了速度,似乎前一瞬间一切都还停留在1996年的那个炎热的夏天,而再过一个瞬间,已经是1997年的年末,12月,浅川已经下过好多场大雪,圣诞节的气氛越来越浓重,街道上都可以看见商店里挂出的各种礼物各种圣诞树和各

种漂亮的小天使,闭着眼睛也可以听到1998年一步一步地朝着他们走过来的声音。

很多时候傅小司独自穿越教学楼和操场之间的那条林荫道的时候都会恍惚地想起很多高一的事情,而高二,似乎整个就是被跳空掉的。似乎生命里凭空地少掉了1997。而1997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呢?以至于自己一直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

其实是清楚的。记得比谁都清楚。只是刻意地不要去想起。

1997年发生了什么呢?1997年香港回归,整个中国热闹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但是1997年也有亚洲金融风暴,天空也似乎并不是完全那么灿烂。1997年还有中国的海军军舰首次航行访问全球。而此类种种,对于傅小司或者立夏来说都不具有太大的意义。而具有意义的是什么呢?

是1997年文理分科的时候,陆之昂对自己说,小司,我要留下来念理科。

是1997年遇见对立夏说,立夏,我不想再考大学了。我走了,但是我会永远想念你。

1997年学校新建的文科楼投入使用,于是从那个时候起理科生和文科生开始在两栋不同的大楼里上课,中间隔了一个空旷的操场。

而到现在,傅小司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和陆之昂一起把自行车停到车棚之后然后就挥手说再见,然后各自走向不同的教室。

而1997年改变的还有什么呢?是太多还是太少?傅小司想不明白,也就不太愿意费心思去思考了。很多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去思考其他的东西,在高三这种水深火热的世界里,学习就是一切。

只是每天陆之昂和傅小司还是会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很多的时候陆之昂下课都会比傅小司早,因为七班的老师出了名的会拖堂,而且文科的考试比理科频繁,浅川一中的文科在全省都是很有名的。很多时候陆之昂放了学就会背着书包穿越过操场,从理科楼走到文科楼,然后在小司的教室外面等他放学一起回家。

有时候立夏朝窗外望出去的时候就会看见陆之昂带着耳机安静地坐在走廊上的样子,阳光缓慢地在他的身上绕着光圈,偶尔可以听到鸽子起飞的声音。在陆之昂抬头的时候他也会对着走神的立夏笑一下,然后调皮地做一个“专心上课”的像是老师教训人一样的表情。只有在这种时候立夏才会觉得陆之昂像是高一的样子,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可是谁都知道陆之昂的变化,立夏知道,遇见知道,七七知道,全校的喜欢陆之昂的女生都知道,可是谁都没有傅小司感受到的深刻。

而这种变化是溶解在这一整年的时光中的,像是盐撒进水里,然后逐渐逐渐溶解最后完全和水融合得看不出一点痕迹。在上学的路上,在陆之昂安静地坐在小司的教室外面等待他放学的时刻里,在偶尔钢琴教室里传出来的陆之昂的寂寞琴声里,在冬天和夏天的长假中,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zhiweizhi/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