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拍下飞翼犀牛角后,随手将其丢进了空间戒指当中。接下来的拍卖会,她觉得索然无味,内心里却恨恨地向着慕容羽,琢磨着等会结束拍卖会后,一定要找他麻烦才行。

接下来的藏品中,包括有隐身衣,光明教会加持过的护身符,一大堆零零碎碎,但是却非常珍贵的东西。

罗比继续主持着进行拍卖,没有获得先主遗失的龙鳞甲的卢斯伯爵,又接连好几次都被墨兰伯爵,以高于自己将近两倍的价格拍走。这很明显是对方在挑衅找麻烦,可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只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拍卖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卢斯伯爵便再也坐不住了,气呼呼的带着身旁的家丁,离开了拍卖堂。

觉得索然无味的杜兰,也紧跟着离开,径直出了拍卖所以后,骑着拴在马槽上的高头大马,向着云梦城西南方向的一片豪华的府邸。

这片府邸论来历,已经有好几百年的时间了,以前是卡萨诺帝国的一个中等家族的祖屋,后来随着家族势力江河日下,这处房产也选择了出售。

杜兰的父亲,卡萨诺帝国现任丞相弗罗多,出手购买了这处府邸,送给了杜兰作为了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杜兰气呼呼的嘟着粉嫩的红唇,将**的骏马猛抽了几下马鞭后,顿时疾驰如电般,向着府邸的方向赶去,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就在骏马驰出一条人烟稀少的街道时,两个人正鬼鬼祟祟地尾随着她。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羽和莫西,看到杜兰策马来到府邸前,大门打开,有家丁帮忙牵住骏马的缰绳。

慕容羽冲着莫西小声地说道:“看来她就住在这里,这次的事情好办了。你先回到客栈陪着你姐姐,偷飞翼犀牛角的事情,就让我亲自出马。”

“……你,你行吗?”莫西显然对慕容羽的手段,并不是太相信,他用疑惑的语气小声地说道。

慕容羽并没有回答,他伸手拍了拍莫西的脑袋,示意他不要打岔后。一提体内丹田的真气,身形如电般向着府邸附近的围墙冲去,两脚在地面上一点,如同纸鸢般轻飘飘地飞到半空当中,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围墙的院子内。

莫西早已看傻了眼,嘴巴大张的如同一头**的河马。

慕容羽落在院子当中,这个院子很大,显然布局者花费了很大的精力,一草一木无不布置的井井有条。院子内很清幽,除了风吹竹叶发出的一阵阵沙沙的声响以外,只有偶尔两三只麻雀,嬉闹着在地面上蹦跳着。

正当慕容羽出神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致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那脚步声风风火火的,显然是杜兰。慕容羽连忙隐藏在一片茂森的竹林后,果不其然,过了不到片刻间,杜兰气呼呼呼地嘟着粉唇,满脸不开心地走来。

一个看样子是管家的老头儿,步履匆匆地跟在她的身后。

“我不管,山姆管家,无论你用尽什么办法,都要把那个人给我找到,我一定要将他好好的惩治一番,才可以消得了我的心头之恨。”杜兰气呼呼地对着身后的老管家山姆吩咐道。

“小姐,你消消气,我这就吩咐下面人去办。”老管家山姆为家族效力了大半辈子,可以说是看着杜兰长大的。杜兰的那个臭脾气他还不知道,可是人非圣贤,谁没有那护短之心,一听杜兰受了委屈,哪里还按捺的住。

老管家山姆伸手招来了一个下人,贴耳低语的交代了几声,后者点头说是,很快便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侍卫,快步向着府邸外敢去。慕容羽虽然没有听到他吩咐的是什么,但是也可以想到必然没有什么好事。

“山姆,你就不要跟着我了,累了半天我也困的要死了,我回卧房睡觉去了,在我睡醒前,一定要看到那个家伙!”杜兰气呼呼地吩咐道,一面打着哈欠。转身向着身后的一栋雕梁画栋的木质结构房间走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6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