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羽对那些****的贵妇人,没有任何的好感,所以并没有选择坐在那里,而是在拍卖堂的最后一排坐下,什么时候来了一人,居然不懂声响的不让自己察觉到。慕容羽不仅对此人,有了一些想要一探究竟的兴趣。

那人是个魔法师的打扮,他穿着漆黑色的长袍,遮盖住脸颊,看不到他的具体相貌。但是身材很高大,甚至跟卢卡斯有的一拼,看身材倒像是一名冲锋陷阵的骑士。人虽然坐在板凳上,可是脑袋却比其他人,足足高了一头都不止,显得鹤立鸡群。

见大厅内寂静到了无声息,那人又提高了声量,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这人到底是谁?”慕容羽心头疑惑。

“墨兰伯爵出价七十万,还有更高的没有啊?”罗比眼神放光,显得很欣喜,他提高了嗓音大声地说道。

“我出价七十一万!”卢斯伯爵当然不愿意,这套龙鳞甲落在了外人的手里。虽然叫出的价格,已经超过了家族近几年来的财政预算,可是想到父亲临死前的千叮万嘱,他咬了咬牙说道。

当听到首席拍卖师罗比叫出那个年轻人身份的时候,坐在慕容羽身旁的莫西,简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墨兰伯爵是墨兰家族家族的长子,三年前继承父亲传下来的基业。墨兰家族同样也是卡萨诺帝国三大家族中的一个,历来与卢斯家族不合。

“八十万!”墨兰伯爵阴冷的声音继续响起。

听到墨兰伯爵的报价后,身为拍卖师的罗比,自然是乐的眉开眼笑。可是卢斯伯爵的表情,此时确实姹紫嫣红了,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墨兰伯爵,愤怒地说道:“墨兰伯爵,你是不是在故意跟我找麻烦!众所周知,这套火龙鳞甲是我卢斯家族的传家宝,你居然……”

“哼……,我居然什么?卢斯伯爵,请你说话的时候,态度放端正一些。如果这套龙鳞甲是你们卢斯家族的传家宝,那么我问你,既然是你们家族的传家宝,为什么会出现在拍卖行当中。既然出现在拍卖行中,这些物品就是价高者得,你出不起这个价格,难道还不允许别人购买不成!虽然你卢斯家族在卡萨诺帝国,有一定的威望,但是如果想要这样仗势欺人的话,我愿意代表我的家族,接受你的挑战。”墨兰伯爵针锋相对的说道。

卢斯伯爵被墨兰伯爵的一段话,呛得一阵面红耳赤,他是武将出生,本就是口拙,在被墨兰伯爵这么一番疾风劲雨般的抢问下,当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当然明白墨兰伯爵的用意,面对着对方的挑衅,卢斯伯爵一阵犹豫不决。

这可不是一般寻常的小打小闹,两个家族间可是世仇,寻根结仇的根源,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虽然争斗不断,但是都是一些零星的小战斗罢了,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三言两语之间,墨兰伯爵居然有意将两家的矛盾,提升到刀兵相见的地步。

卢斯伯爵在犹豫,虽然卢斯家族家大业大,但是数千年来的传承,其势力已经比不了墨兰家族了。如果真的发生冲突的话,丢人是小,只怕到时候,卢斯家族会从卡萨诺帝国的三大家族里除名不可。

慕容羽此行的面对是为了拍的飞翼犀牛角,对其他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除了看到龙鳞甲的时候,有着一段时间短暂的失神后,其他的时间大多都是闭目休息。而墨兰家族和卢斯家族间的恩怨,却将他内心中的好奇心所勾起。

“有没有人出价更高了?八十万金币一次,八十万金币两次……”罗比不愧是排行卖的首席拍卖师,他喊起话的时候,眼神老装作无意的向着端坐在台下的卢斯伯爵望去,并不断用充满着鼓动性的声音,拖长了音调说道。

“我……我……”卢斯伯爵好几次想要叫价,可是想到家族的资金已经不充裕了。如果掏空了钱财,作为家族组长的自己,只怕很难在别人的面前交代。想了想后,他的表情越发的阴郁起来,显然对墨兰伯爵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怀恨在心。

“八十万金币第三次,成交!”随着罗比的一声呼喊,手中的椭圆形木槌,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来。在他的示意下,有人将那套龙鳞甲取下,交给了坐在台下的墨兰伯爵手中。后者打开空间戒指,看也不看,随手就好像丢垃圾一样,将龙鳞甲丢进了异次元空间。

一单生意的成交,从中提成数千金币的罗比,显得有些神采飞扬。他拍了拍手,顿时几个人取出一段雪白色,如同被白色油漆粉刷过无数次的粗短的角来。这根角长度约在二十厘米左右,跟成人的手腕差不多粗细,角上是一层层的细密纹路。

慕容羽双眼放光,他一眼便认出了这段角就是飞翼犀牛角。飞翼犀牛是普通的中等魔兽,攻击力虽然不算太厉害,但是他们的角可是大有作用,是炼制高等魔药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但是飞翼犀牛是胎生,而且一头飞翼犀牛终其一生也只能产两胎。而且飞翼犀牛的成活率极低,再加上被雇佣兵猎杀,如今的飞翼犀牛角已经供不应求。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6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