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皇家魔武学院,魔武分院的法师塔顶层的一间阁楼内。身穿一套淡蓝色法师长袍的法切蒂,背靠着一张陈旧的木椅,双眼微闭。在他的肩头,站着一只毛色灰白的猫头鹰。

屋内火光摇曳,照的法切蒂的一张脸忽明忽暗。屋内的壁炉上架着一口坩埚,里面熬着浅绿色,并不断散发着浓重恶臭的**。安静,一种极度的安静,似乎时间都凝固了。不知道何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出现在阁楼内。

他的皮肤苍白中泛着紫青,没有任何的血色。相貌谈不上英俊,但是看起来绝对不让人觉得厌恶,令人称奇的是,他的眼眸居然是赤红色的,就好胸腔中滚烫的热血。修长的手臂,如同猿猴般,一直超过了膝盖的位置。

“法切蒂院长!”年轻人低声地说。他低垂着脑袋,就好像做错事情的小孩般,满脸的愧疚。

“事情的缘由,我已经从卡洛莉那里得知,红眸你就不要为此而愧疚了。幸好奥斯丁那个老家伙及时的赶到,要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再就是你不要修行魔法了,潜伏在你体内的邪恶力量,受到魔法元素的刺激,随时都会有易变的现象出现。在我没有找到解药前,你就从魔药系学徒做起。”法切蒂吩咐道。

“是院长!”那个叫做红眸的年轻人说道。

法切蒂缓缓地睁开双眼,望着红眸,眼神中隐隐流露着惋惜。整个皇家魔武学院里,生活着很多的变种人,他们大多都是幼时被卡萨诺帝国的军队抓过来的。按照天赋分别送到魔法或者武技学院进修,毕业后则直接派往帝国的军队任职。

在天元大陆变异人的地位岌岌可危,在人类的眼睛里,他们甚至跟那些嗜血残暴的魔兽没有区别。在一番又一番的围剿下,那些变异人的数量逐渐减少,他们如同耗子般瑟缩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皇家魔武学院是从三百年前,开始接收第一批变异人的,直到现在生活在这里的变异人,数量仍旧保持在五百人左右。而红眸就是变异人当中,资质最好的一个。

众所周知,天元大陆中极其缺少魔武双修的天才,红眸因为具备变异人的天赋,是整个皇家魔武学院,能够同时做到魔武双修的唯一一人。所以很早以前就被法切蒂看重,可是他的体内却从出生开始,就封印着邪恶的力量。

那股邪恶的力量非常强大,强大到就连法切蒂和奥斯丁联手,都无法压制住。而且随着年纪的增长,潜伏在他体内的那股邪恶的力量,正在逐渐的增强。法切蒂可不想这颗希望之星,就这样被邪恶的力量所吞噬,多年来苦心积虑的寻找着破解之法,可是带给他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头顶。

“红眸,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先走吧!”法切蒂漫不经心地挥手道。

“是,院长!”红眸的眼睛中的色泽,猛然间黯淡下来。表情沮丧的走出了阁楼。他是人与冰霜魔狼的混血儿,天生具有冰霜魔狼的敏锐的嗅觉,以及一双平日里缩在臂骨间的钢爪。今年他才二十出头,可是已经达到了圣骑士后期。

红眸之所以有着如此出众的表现,这与法切蒂和奥斯丁的努力栽培分不开的。可以想象当世两大高手,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折腾成大剑师,更何况是天资远超常人的红眸了。

红眸如同一个被大人宠溺的孩子,他十分在意法切蒂和奥斯丁的看法。他竭尽全力的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可是掩藏在身体内部的邪恶力量,总是一次次无情地将现实粉碎。每次体内的力量爆发出来,他就会化为狼人,摧毁他遇到的一切。

如果法切蒂打他一顿,或者劈头盖脸的骂他一顿,他的心里或许会好受一点,可是法切蒂非但没有加以指责,反而出声安慰,这不禁让红眸心中非常的郁闷。他阴沉着脸,沿着法师塔内部的旋梯,缓缓地走下了阁楼。

就在红眸刚刚离开阁楼以后,法切蒂闭上的眼睛,猛然间睁开,两道锋利如同匕首般的寒芒,从他的瞳孔内部射出。

“出来吧!你还能躲多久!”法切蒂对着面前的一团空气说道。

那些空气居然发生一阵肉眼可见的颤动,一名全身裹在黑色斗篷里的男青年,缓缓地出现。就好像水落石出般,他诡异地出现在阁楼里,但是却并不让人觉得突然,相反竟让人觉得,似乎他就应该从哪里出现,不出现的话反而有问题的错觉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