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尔克,这里不是你天狼佣兵团的老巢,容不得你放肆!”一个浑厚的男声在门外响起。门缓缓地打开,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是红眸!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进来。

“红眸!居然是你?好啊你!我还以为当年你已经死了呢!”沙尔克冷冷地说,言谈间的杀意,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托你的福,当年你一剑刺穿了我的身体,幸好我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否则的话只怕没有机会再碰到你了!”红眸面无表情地说,但是他眼底却弥漫着浓浓的杀意,双手紧紧地攥拳,六根如同匕首般锋利的爪子,破开双手骨头间的皮肉,长长的露在外面。

“哼!到底是人兽混血的妖孽,没事动不动就张牙舞爪,改不掉自己的兽性!如果你不识好歹的话,我不介意替你修一修指甲!”沙尔克冷笑着,他双手缩回袖中,再次伸出,双手中已经多出一对长约一尺左右的匕首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还不快放下武器!难道想在我面前动武吗!”法切蒂怒声喝道。对于两人的恩怨,他可是了若指掌。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沙尔克和红眸,同时皇家魔武学院的学生。沙尔克即将毕业,而红眸则是一年级的新生。皇家魔武学院每年都会举办一届比武大会,比赛的双方分别是魔法学院和武技学院。

作为魔法学院的代表红眸,和作为武技学院的代表沙尔克,在决赛当中相遇。红眸当时已经有着大剑师后期的实力,而沙尔克刚刚晋级为圣骑士,可以想象两人当年一战是多么激烈。最终沙尔克技高一筹,重创了红眸后,没有等到毕业,便离开了皇家魔武学院,组建了佣兵史上的神话——天狼佣兵团。

“这么多年未见,要不要我们比划一下?”沙尔克冷冷地道。他将手中的匕首,在半空中**的舞了个花,眼神中满是不屑的望着红眸,就好像望着一坨遭苍蝇的排泄物。

“不过我可要提前告诉你一声,上次是你运气好,这次或许我会一刀砍掉你的脑袋!”似乎感觉不够刺激到红眸的神经,沙尔克冷冷地补充道。

“谁砍掉谁的脑袋,还是个未知数呢!”红眸反击道。

“红眸,你想干吗?我让你退下,你听到没有?”法切蒂道。

红眸面无表情地看着法切蒂,态度坚定的如同一块顽石。一字一顿的说道:“院长大人,你就给我这个机会吧!撇开我跟他当年的恩怨,他刚才言语间对您不敬,我就一定不能放过他!”

法切蒂的表情隐隐有些犹豫,在场的两人虽然都有着变态的实力,可是他却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胜过两人。但是考虑到如果不让红眸了却了心中的这一大憾事的话,只怕封印在他体内的邪恶力量,会增加的更加迅速,到时候就怕是自己和奥斯丁联手,也未必压制的住。

“红眸,既然你自寻死路,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胜了我的话,风暴佣兵团杀了我堂兄的事情,我既往不咎。”沙尔克说道。

……………………

慕容羽和彼得紧跟在黛博拉身后,向着前方的一片建筑群走去。那些建筑都是就地取材,从武技学院后面的大山上雕刻下来的石头堆砌而成,粗鄙的如同野蛮人的屋子。

说实在话,这里的景物跟魔法学院具有奇幻色彩的建筑物比起来,确实有着天差地别的感觉。就好像一个在皇宫内院生活惯的人,猛然间来到了一片荒废已久的史前建筑群般。

这些景物虽然荒芜,可是却带给人来自于心灵的震撼,每一块岩石面积大约都在数十平米左右,重量最少也有数万斤。每一斤的力道,就好像悬挂在心头的巨锁,压抑的让人有种无力喘息的感觉来。

三人随意地欣赏着周围的景致,但是却步履匆匆,走了大概数千米的样子,居然碰到卢卡斯。在慕容羽的记忆中,他常年不离身的铠甲,已然脱去,身上穿着一套精炼的灰黑色布衣。平日里如同稻草般散乱的头发,被一根细细的带子,紧紧地扎在额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huashanqituyijieyou/2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