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天麟眼中闪着熊熊的怒火,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低了姿态,结果却只能得到这样的对待,他瞪着沈浅若,咬牙切齿的问道:“那就是比对我一点意思也没有?你一点也不喜欢我了?!”

沈浅若别过头去,火天麟却又狠狠地将之扳过来,“看着我,回答我!”

沈浅若狠狠地瞪着他,“没错,不喜欢,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就是这样的态度,这样高高在上,就好像在告诉她,她喜欢她,这是对她的施舍,她就应该跪下虔诚的接住,并且感激体鳞。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连告白也让人觉得那是施舍。

或许,在他的心里,他就是这样想的吧。

沈浅若狠狠地吼回去,心里顿时感觉畅快了许多。果然,怒吼有时候也是一件发泄的好渠道。

火天麟面色十分平静,但隐藏在平静的面具之下的,却是他熊熊的怒火,“这可是你说的!希望你永远都不会后悔!”

语气冰冷而又陌生。

火天麟说完,就甩门出去了。瘫坐在沙发上的沈浅若忽然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便是巨大的委屈侵袭,都说能说出口的委屈便不算是委屈。但她真的好难受,好痛苦。

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嘤嘤的抽泣起来,然而越哭越厉害,仿佛是要把自己受到的委屈哭个够。火天麟甩门走出门,却并没有走远。满腔的怒火还没有消散,却又似乎听到屋里断断续续传来的哭泣声。

这里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哭成这样?哭的这么大声?一瞬间,火天麟的心又揪了起来,心疼的。

大概碰上沈浅若,他坚持了半辈子的原则通通都算不得什么了吧?

想要返回去将人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待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下了脚步。或许,他就应该冷一冷她!

虽然心里还是很心疼,很舍不得,但他觉得大概就是自己逼的太紧,显得太过主动,才让她觉得自己可有可无。他十分确定沈浅若对自己并不是毫无感觉的,既然这样,分开一段时间,冷淡一段时间,或许就能够让她认清她对自己的感情了?

举起的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虚小六准点到了杜家。

对于虚小六这个儿媳妇,杜家的两老都是非常满意且喜欢的。尤其是杜妈妈。之前虽然杜若飞跟沈浅若订婚了,加上沈家和杜家也算是交情不错。但因为杜若飞对沈浅若实在是太好了,几乎是言听计从,她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因为这个,杜妈妈对这个媳妇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再加上,商业上的事情,沈浅若几乎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根本就不能帮到杜若飞,杜妈妈对于沈浅若就更加不满了。

“来,多吃点。”杜妈妈很热情的招呼虚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