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火天麟的笑声,沈浅若脸更红了,她觉得幸好火天麟人不在这儿,否则她一定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火天麟原本还有些不舒服的心里现在彻底没了,心情又恢复了之前的愉悦。果然书上说的没错,恋爱中的人,都是有些喜怒不定的。

火天麟决定不再逗她了,便问道:“对了,那天跟你说的事情,现在办好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沈浅若不明所以:“什么想法?”

火天麟说道:“你的衣服设计的或许不入那些设计大师的眼。但却很受人们的欢迎,既然成立了品牌,你不会还想着要挂在网上售卖吧?”

沈浅若皱皱眉,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现在如果开店的话,她根本就没钱啊,“那个,我还是现在网上卖一段时间吧,这样其实挺方便的。”

火天麟以前觉得那些女人跟着他,无非就是看中他的钱。哪一个不是想着法子想要从他这里得到足够多的金钱?他觉得他们虚伪,心里恶心。但是,这会儿他却巴不得沈浅若能够主动向他开口要钱。这说明在她的心里,他是值得她依靠的人,并没有把她当成外人。

但是他却没有听到她毫无顾忌的开口,失望不是没有的,他想了想,心里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是有什么困难?你知道的,如果你向我开口,我不会拒绝你。”

火天麟久久没有听到沈浅若的声音,终是低低的叹息一声,“算了,我先不逼你。不过关于你的服装品牌问题,我还有一个提议,我们找个时间见一面,你先听听看我的建议怎么样?”

对于这个,沈浅若并没有拒绝。

“嗯,好。”

火天麟挂上电话,心里却还是在想着沈浅若。从不委屈自己的火天麟,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她了。

他想,遇上她,大概真的是他的劫数。他的所有原则,都是为她而破的。

自从火天麟挂了电话之后,沈浅若就再也没有心思继续画设计图了。她苦笑一声,即使明白自己现在对他有感觉,可她还欠着他那么多的债务。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在债务未清的情况下,就跟他在一起。

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总让她有一种两人并不是平等的感觉

。她之于他,只是依附!这样的感觉并不好,是以即时明白自己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她也不想要坦白。如果有一天他不再是她的债主,而是平等相处的两个人,如果那时候,他还会这样喜欢她,她想她一定会主动去表白的。

轻轻的摇摇头,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啊。

正胡思乱想着,门铃声一声声响了起来。她自从搬来这里,很少有人找过她,除了白小易好像就没有别人了。她暗自奇怪是谁,站起来去开了门,看到来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