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来,苏落雪在屋内养病,中途荀夜与荀洛再未来过,倒是阮云玉与荀语来探视过,那一日荀语说了许多年幼时在潼城发生的趣事,轶闻,这才让苏落雪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接下来的几日,荀语都过来陪她聊天,她的病也好的极快。

“虽然我不知你与二哥之间发生了何事,但我想告诉你,二哥不会做伤害你的事。”片刻的沉寂,荀语突然将话题转至荀洛身上。

原本脸上挂着笑意的苏落雪在听见她的话后,瞬间收了脸上的笑,眼中满是嘲讽的意味:“不会吗?荀语,这么多年来,你真正了解过荀洛吗?”

“自幼,我便与二哥的关系很好,反而与大哥极为疏离,这么多年由于爹不关注二哥,他也就常年不在府上,缺席很多重要宴席。府中人一直都觉得二哥极为神秘,曾经我也觉得他很神秘,但是随着渐渐地接触,我发觉二哥的内心真的很孤寂,很多次我想找他聊聊心里话,但是我从来不曾深入到他的内心了解到他的过往。”荀语轻轻地叹了口气,浅浅一笑,对苏落雪道:“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秘密,二哥也不例外,直觉他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可我不想问,因为他不愿意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深藏的秘密,苦衷亦有。”

“有苦衷,就能不惜一切手段去伤害另一个人吗?”

荀语看着她微微波动的情绪,似乎猜到了几分,只道:“你有听他解释过吗?”

“我给了他解释的机会,他却默认了。”

她多希望,在质问他的那一刻,他能够解释,只要他解释,她都会信。

可最终,他还是沉默了。

荀语顿了一下:“也许真的有苦衷吧,我能看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

“夫人,相爷来了。”紫羽在屋外禀报着。

相对而坐的两人闻声便从椅子上起身,苏落雪拉开门,便见正缓步朝这边走来的荀夜。

黑袍上绣的金线在和煦的暖阳照耀下,晃得花人眼眸。

“连日来的降雨,今日好不容易放晴,大哥竟没陪华雪踏青,反倒是来了兰亭轩。”荀语迈槛而出,一阵风拂过她那鹅黄的衣裙,在阳光地普照下,显得她风姿绰约。

“三妹也在这儿。”荀夜撇了眼荀语,说的面无表情。

“听说大嫂病的严重,故来探视。”荀语探手勾了勾垂在胸前的发丝,笑的美艳。

荀夜没有理会荀语,只是将目光转向依旧站在门槛之内的苏落雪,淡淡地说:“走吧。”

“走?”苏落雪疑惑。

“逃过这场生死浩劫,难道不该去拜拜菩萨?”荀夜说着便径自朝外走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3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