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忽而缀雨成珠,溅起香寒。

冷香萦绕兰亭轩,未掩的窗飘入丝丝冬雨,窗台上被雨水打湿,晶莹地水珠一滴一滴地沿着墙壁滴落在地。

苏落雪伤势未愈,脸色有些惨淡,靠在床榻之上望着屋内一盏黯淡的烛光,射出窗外,一层一层突破雨中千重珠帘,最后黯淡而逝。

她,似乎在这个夜里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翻身而起,穿好绣鞋,披好衣衫,动作很轻缓,却也沉重。

她走至妆台,静静地凝视着那支安静地躺在红木案上的珠钗,娇艳地粉色彼岸花含苞待放,在烛光地照耀下愈发闪耀。

凝了片刻,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抓起那支珠钗便出了门,雨声淅沥地响彻相府的黑夜,她的步伐走的很急,回廊深处飘**着她那细碎地脚步声。

出了兰亭轩,她亦没有打伞,径自走入那磅礴的大雨中,淋了她满身雨水。

一阵寒风吹来,却像是吹醒了她。

疾行的步伐猛然停住,抬手,望着手中依旧在被雨水冲刷着的珠钗,她似乎忆起那日在灶房中,荀洛将这支珠钗插她发髻上时说的那句话。

如你遇见这花,如我遇见你。

如果你遇见这朵彼岸花,就如同我遇见了你。

“原来,他已经告诉过我了……”她沙哑地声音呢喃着,随即笑了。

无力地垂下手,此刻的心境已经平复了许多,也许被冬日的雨水所浇醒,她朝前方走去的步子慢了许多,眸子里原本的恨意与激狂也瞬间消逝地无影无踪。

※※※

“叩叩叩。”

一声清脆地敲门声伴随着淅沥的雨声响起,在寂静地书房内显得格外清晰。

正掌灯看书的荀洛放下手中的书,开了门,闯入眼帘的是苏落雪全身湿淋淋地站在门外,一双灵动地眸子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一愣,随即拉着她的胳膊,要将她往屋里带:“你的伤还没好,怎能淋雨!”

她立刻甩开他拉着自己胳膊的手,依旧站在屋外,冷冷地看着他。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3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