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北风百花残,凛冽寒雪碎初白。

苏落雪清晨一推开窗见到的便是这样一番美景,她含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轻寒的芬芳,转身就奔出屋,跑出回廊,一排小小的脚印在那片雪上显得格外清晰。

此时的天际依旧在下着纷纷小雪,她满脸开心地朝对面姐姐地屋跑去,口中欢快地喊着:“大姐,下雪了,下雪了……”

清脆地声音在这凄凉地小院中回响,似为此处带来几分温暖。

还没跑到苏扶柳的门前,苏落雪便猛然停住步伐,目光瞅着正对着自己的小院门,两个打着伞地身影朝这边走来。

直到他们走进院中,苏落雪才能隔着纷飞地雪看清来人,竟然是元翊与荀夜。

苏落雪此刻再见到元翊,不再有当年的那份含羞与爱慕,有的只有冰冷与愤恨。

“咯吱——”一声开门声在寂静地小院中响起,只闻苏扶柳温柔地嗓音响起:“不就下个雪嘛,瞧把你激动的……”声音哑然而止,迈步出槛地苏扶柳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站在雪中的那个人。

荀夜的步子在苏落雪面前停下,而元翊却未停步,朝苏扶柳走了过去,可苏落雪却猛地拦住了他前进的步伐,冷道:“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接她回去。”元翊道。

苏落雪听到这儿,嗤鼻一笑:“背叛苏家的人是你,苏家满门抄斩,救姐姐的人是荀夜,你作为她的丈夫,你为她做了什么?如今你又凭什么来这里接她回去。”

“她有我的孩子。”元翊侧首,对上她怒气腾腾的目光,淡淡地说。

“说实话了吧,到头来你为的只是这个孩子。”

元翊没有说话,倒是苏扶柳缓缓回神,一步一步走下石阶,站在他面前,而苏落雪始终用手臂拦在元翊的胸前,不让他前进一步。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僵在原地。

雪,覆了她们满身。

“我随你回去。”苏扶柳深深地凝视着元翊,手始终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

苏落雪听到这句话,拦在他胸口的那只手无力地放下,眼眶酸酸地注视着姐姐:“事到如今,你还是要与他走?你忘了他对我们苏家所做的一切?”

“你不也一样住在荀家吗?”苏扶柳缓缓地笑了出声,声音有些哽咽:“与其在荀家与仇人住在一起,还不如随他回去……毕竟,我腹中还有一个孩子,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yeruhua/3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