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离开宫门,驶往回府的路。马车轻微摇晃,层层繁绣的垂帘隔绝了外面天光。

幽暗里,我什么也看不见,微弱光亮照不开一天一地的冰凉。

离开时,我拭去泪痕,挺直身姿,在姑姑的目光相送下,以从容高傲姿态一步步走出东宫,穿过宫门,步上马车,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流出眼泪,不能有可耻的软弱……直至车帘垂下,暗影合围,终于只剩我独自一人。僵直紧绷的身子再也不受控制,那强大而森寒的力量,压倒我。

我软软地伏在铺锦堆绵的车中,支撑着我走出宫门的最后一点儿意志也完全溃散去。

我脑中一片空白,神思昏沉,如同坠入茫茫迷雾之中,看不清四周,抓不住一切。即使已经离宫城很远,姑姑的话,却还在我耳边清晰萦绕。

一句句,一字字,像用刀锋刻进了心头,既痛,且深。

我交握双手,指甲用力地掐进了自己掌心——连这尖锐的痛,也冲不开我心头溺水般窒闷。

我深深喘息,依然透不过气来,像要溺死在无边幽暗中。

我攀住了沉沉的车帘,用尽力气掀开,光亮骤然刺入眼中——路边争睹马车的人群中发出了惊呼喧哗。

前面传来侍卫扬鞭开道,呼喝驱逐的声音。

人群沸腾,潮水般远远向我涌来,只为了看一眼车中突然掀起车帘的上阳郡主,甚至甘愿被侍卫的长鞭抽打。可隔着两旁仪仗森严,即使挤到近前,也未必看得清我的脸。

他们却仍争先恐后,挤到近处的男子,奋力地推开了前面的人——踮足翘首,如痴如狂。

一个从未见过我一根手指头的男子,为了谁痴狂如此,就为了“上阳郡主”这名头,为了王家女儿的姓氏吗?我想笑,想让他们看个清清楚楚——看吧,长公主与左相之女,流着皇室与王氏的血脉,名动天下的世家千金,就是这样一个绝望无措的样子,戴着钗冠,穿着宫衣,维持着可笑的高贵,走在自己也不知去向的路上。

他们看不见,世人眼里只看到马车辉煌的纹章彩饰,只看到我高高在上的影子。

我是谁,是美是丑,是哭是笑,并没有人在意。

如果我不姓王,如果没有生在如此门庭,此刻便不会坐在高高的马车里,受人争睹……或许我会像那个卖花少女,挤在人群中踮脚张望,抑或是某个侍女,跟在马车后面,任由尘土沾衣。

生作坊中作卖花女,还是生作王氏女,原不是我选的,却终归由我承担。

喧哗声中,我握住车帘,将整幅垂帘掀开,让光亮无遮无挡地照进车中。

四下人潮骤然安静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