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了茶盏,以瓷盖缓缓拨着水面漂浮的茶叶,一言不发。

跪在堂下的妇人,一身新绸夹衣,腕上戴一只金钏,此刻面如土色,低头伏跪在地。这冯氏之前已经同两个侍妾在庭前跪了半晌,我只传她一人进来,依旧让二女跪在外头。

待她向我叩拜之后,我只低头啜茶,也不开口,任由她继续跪着。

此前更衣梳妆时,听玉秀说了个大概,王府中诸般人事,我已有数。

冯氏原是萧綦身边一名卢姓参军的继室夫人。

萧綦忙于军务,身边幕僚副将都是一群男子,长久没有女人打理王府内务。卢参军便举荐了他在宁朔新娶的续弦夫人,暂时进府执事。冯氏出身富家,知书识字,人也精明干练,将王府打理得有条有理。萧綦从不过问府中内务,日常事都由冯氏做主,俨然是王府总管的身份。

两年前,冯氏从亲族中物色了两个美貌女子带入王府,近身服侍萧綦。

听玉秀说来,萧綦常年征战在外,很少亲近女眷。那玉儿与青柳虽有侍寝,却无名分。只因我远在晖州,府里没有别的女眷,一时以主子自居,盼着往后封了侧妃,从此飞黄腾达。

以萧綦的年纪身份,在宁朔之前,想来也有过别的侍妾。

然而却不曾听说他有过子嗣。

我问玉秀,玉秀却还年少懵懂,红了脸答不上来。

我苦笑,生在侯门宫闱,别的不曾多见,姬妾争宠夺嗣倒是见得多。

堂前鸦雀无声,众人垂首噤声,冯氏汗流浃背跪在地上,初时的傲慢神色已全然不见。

我搁了茶盏,淡淡开口,“何事求见?”

冯氏忙叩头道:“回王妃的话,奴婢是奉王爷之命,带两位姑娘前来赔罪,听候责罚。”

“我几时说过要责罚?”我闲闲一笑,“这话是怎么传的?”

瞧着冯氏眼神闪烁,我懒懒道:“你将人领回去吧,这里没什么责罚可领。”

冯氏脸色阵阵青白,垂首道:“奴婢糊涂,王爷原是遣了两名婢子过来服侍王妃……奴婢自愧**无方,斗胆领了她二人前来请罪,甘愿领受王妃责罚。”

我冷冷地看她,原来是想大事化小,向我讨得责罚,就此搪塞了过去,挽回最后一线希望。胆子倒是不小,可惜这冯氏太不经唬,一看势头不对,便将旧主子丢了,急急朝我靠过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