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孤身而来,唯有对亲人的牵挂和信赖,始终支撑着我。而这份支撑的力量,终于随着真相的到来而崩塌。

在我心中,那个曾经完美无瑕的琉璃世界,自大婚之日,已失去全部光彩,而今终于从九天跌落到尘土,化为一地瓦砾。从此,即便宫阙依旧,华彩不改,我记忆里的飞红滴翠,曲觞流水,华赋清谈……也再不复当时光景。

一切,都已经不同。

有生以来,我从不曾哭得那般狼狈。

失去外祖母的时候,固然伤心,却还不曾懂得世间另有一种伤,会让人痛彻心扉。

当时尚有子澹,尚有家人……如今却只得一个陌生的怀抱。

那一夜,我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也不记得萧綦说过什么。

只记得,我在他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蜷缩在他怀中,他的气息令我渐渐安静下来,再也不想动弹,不想睁眼……

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萧綦不知何时悄然离去。

我躺在**,手里还抓着他搭在被衾外的大氅,难怪梦中恍惚以为他还在身边。

心里突然觉得空空落落,仿若丢失了什么。

被婢女侍候着梳洗用膳,我任凭她们摆布,怔怔失神,心里一片空茫。

一个圆脸大眼的小丫头,双手捧了药碗,半跪在榻前,将药呈上。

这小小的女孩,个头还不足我未嫁前的身量。

我瞧着她,一时不忍,抬手让她站起来。

她将头埋得极低,小心翼翼地站起,手上托盘却是一斜,那药碗整个翻倒,药汁泼了我半身。

众侍婢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拥上来收拾,个个嚷着“奴婢该死”。

那小丫头伏地不住地叩头,吓得话也说不出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