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帘动,珠玉簌簌有声,他的脚步声转入内室,身影清晰映上床帷。

我的心里怦怦急跳。

他沉默伫立在床前,隔着一道素帷仿佛在看我。

五月间的天气已换上了轻软的烟罗素帷,隔在其间如烟雾氤氲。

我看他,隐约只见形影;他看我,也只怕不辨面目。

侍女悄然退了出去,一室静谧,药香弥漫。

他抬手,迟疑地抚上罗帷,却不掀起。

我不知所措,心中怦然,一时屏住呼吸。

“王妃,我知你已醒来……”他语声沉缓,“我有负于你,不能妄求宽恕,你若肯给我机会弥补,便请开口;若不能,萧某也不再惊扰,待你伤好,便送你回京休养。”

我静静听着,心底却已风急云卷,如暴雨将至前的窒迫。

未等我质问责备,他已自称“有负”,一开口便将姿态放到了低处。我还未想好怎样面对往日恩怨,他却已为我定好了选择——我只需要选择开口,或是沉默,选择原谅,或是离去。

我隔了罗帷,定定地看着他,分不清心中酸楚滋味,到底是不是恨。

他立在床前,负手沉默等待。

一室寂静,光影斑驳,只有沉香缭绕。

这是何其决绝,何其霸道的一个人,要么原谅,要么离开,不容我有含糊的余地。

我该对此愤怒的,可是偏偏,他给的选择和我想到了一处,或者原谅,或者恨,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竟有默契至此。

他已伫立良久,等待我的选择,等待我开口唤他,或是继续沉默。

望着这陌生又亲近的身影,我心中万千慨然,无从启齿。

他却叹了一声,不掩落寞,僵立片刻,转身一言不发而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