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山林,横枝蔽日,险路崎岖。

残余贺兰死士二十余骑冲入林中,三五成队,分散向南奔逃。贺兰箴一骑绝尘,非但不往南逃,反而奔上盘山羊肠小道,朝山林深处驰去。虬髯大汉紧随在侧,其余两骑断后,护卫着贺兰箴驰上山道。

一路全无阻拦,也不见追兵,萧綦果真信守诺言。

山路盘旋崎岖,交错纵横,贺兰箴却轻车熟路,显然早已选好了这条退路。

“少主,萧綦跟至山下岔道,突然不见踪影。”虬髯大汉纵马上前。

贺兰箴勒缰,回马望去,只见林莽森森,山崖险峭,瞧不见半个人影,只有山风呼啸不绝。

“莫非萧綦贪生怕死,没有跟来?”虬髯大汉紧张地问,有些慌了神。

“他一定会来,留心伏击。”贺兰箴冷冷道。

是的,我也相信,他一定会来。

我狠狠咬住唇,压下心中纷乱。

原以为到了这一步,生死已不足为惧,没什么值得惶恐。可是萧綦现身,带来生之期待,也带来忐忑惶恐。

这一刻,我丝毫不怕刀刃相挟,却害怕被放弃。

“少主……”虬髯大汉方欲开口,贺兰箴却一抬手,示意噤声,只凝神侧耳倾听。

山风呼啸过耳,盖过了所有声音。

贺兰箴脸色凝重异常,“各自小心戒备,不可大意。”

虬髯大汉应道:“前面过了鹰嘴峪、飞云坡,就是断崖索桥,我们的人已在桥下接应。此段河道湍急,顺流而下,不出半个时辰就可越过边界。”

贺兰箴颔首,扬鞭催马,疾驰向前。

山路越发险峻,劲风如刀,狠狠刮过我脸庞,吹得鬓发散乱飞舞。

我被贺兰箴箍在怀中,裹在他披风下,蓦地听见他说:“抓紧我。”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wangye/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