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虽还燃着一个小小的火盆,三月灿烂的阳光已经从菱花窗格中明晃晃地射进来。院内庭花含蕊,四处一片盎然的春意。

木玄虚泡好新茶,翘着二郎腿,携着茶壶,走出屋外,坐在院子当中的藤椅上。

他几乎已快忘了这种悠闲地晒着太阳的日子。

经过了三年非人非鬼的逃窜生涯,他早已明白,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自由清白的生活更让人心安理得。

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地照在脚边的一丛粉红的石竹上。几只紫色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道法自然。”

他忽然想起了这句师傅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他至今仍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做,何以能如此残忍。

更想不通他整日以百具示人,会是什么滋味?

他忽然感到,原来离自己最近的人,竟也是如此陌生,似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些别人无法了解的事。

他宁愿相信那个成天陪着他练功,给他讲授《南华真经》的铁风才是真实的铁风。

日影在花间缓缓地移动,远处湖面上飞鸥点点。

山中猿声凄艾,风吹树杪,沙沙作响。

天籁是如此美妙。

他合上眼,正准备静静地享受伤愈之后的第一个晴日,门忽然被敲开了,唐潜施施然地踱了进来,道: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他没有转身,只把旁边的一把藤椅拉过来,放到自己的身边,笑着道:“莫非阳光也有重量,不然唐兄何以感觉得到?请坐。”

唐潜笑了笑:“阳光倒没有重量,不过,阳光很温暖。”

他的竹竿已碰到了椅子,自己却并没有坐下来:“我特地来告诉木兄,你的伤虽已全愈,但最好不要轻易出谷。”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1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