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四,夜。

月淡云疏。

唐潜一身玄衣,负手走入小巷的阴影之中。陪在他的身边的是一个陌生人。

这个人姓叶,临安人,是临安府的捕快。

他的名字叫叶临安。

一听到这名字唐潜不禁莞尔。这世上原有不少省事的父母,这一位仁兄的双亲取名就很痛快。只是若全天下的人都这么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那就糟了。

唐芃告诉他,叶临安中等身材,个子很瘦,黑头黑脑,貌不惊人,是个不苟言笑的年轻人。看不出他的武功家数,不过听他走路的脚步便知他的武功绝对不弱。

个子……长相……肤色……这些描述对一个瞎子而言几乎等于零。他生下来三个月就失明了,根本不记得失明之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可是唐芃和唐浔却始终相信,即便是婴儿也该对那段时光有些印象,记忆中至少还残留着一些颜色和光线。

所以唐芃谈得津津有味,他也不愿拂了人家的好意。

他不无遗憾地在内心里叹了一口气,感到自己的世界别人无法想象。

就好像别人的世界自己无法想象一样。

——他很早就明白了这道理,很早就放弃了争论。

不过,叶临安身上总有一股小葱和黄酒的味道,让他不大喜欢。当然,也许是自己的嗅觉过于灵敏……。那其实只是一种很淡的气味,常人恐怕未必感觉得到。

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坐在慕容无风的书房里。

那房里有一种奇妙的香味,不是花香,亦无烟气,淡雅疏致,格外宜人。

他一直以为慕容无风是个深居简出的人,并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所以住进云梦谷的第二天,接过慕容无风遣人递来的“小酌候光”的帖子,他不免有些吃惊。

席间慕容无风向他们介绍了叶临安。

“两位一直说需要一位证人,证人我给你们找来了。这位叶兄是临安府的捕快,在他那一行里,颇有名气。”慕容无风坐在饭厅里,缓缓地道。

唐芃马上接口:“陕甘一带的名捕我们认得不少,大前年一锅端了河间大盗的胡以霄胡捕头,挑了‘太行九蛟’的倪峻倪大侠都是叶兄的同行罢?”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ingrousanmi2zhimixingji/1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