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咬完尹厉后,我便深深地后悔了,这样的行为不仅极其不文明不卫生,还极其不符合我高雅的形象!

如今好了,我和尹厉倒像一对患难情侣,我残了腿,他残了手,我擦破了皮,他淌着血,站在一起很有喜剧效果。

尹厉沉默地看了我一眼,才叹了口气道:“我带你去看医生,脚踝都已经肿成这样了。”然后他背朝着我蹲了下来,转头看我,“上来吧。”他微微有些无奈地说。

我觉得他欠了我,被我颐指气使也是应该的,便大摇大摆丝毫不脸红地趴到了他背上。

这一段路虽然有些偏僻,可走了大约十分钟便已经开始有计程车的身影,然而尹厉却像没看到一样继续背着我往前走。

他不说话,手上的血蹭在衣服的下摆好裤子上,仿佛空气里都有一股铁锈带了潮湿的味道。而这沉默更让我觉得浑身发痒,趴在他背上也左右难安。

“尹厉!”我叫了他一声,“你说说话呀!要不我们来聊赖我失忆前的事!你说以前在法国也有人和我求婚过?他长得帅么?有钱么?”

尹厉转过头来看我,眼神带了点凶狠和警告的意味:“颜笑,你当时就拒绝了他。再问这些也没有意义。你还是过去的自己时,就没有考虑过和他共度一生,更何况现在,他也应该早已经接受了这个拒绝而开始了新的人生。”然后他顿了顿总结道,“他不适合你。”

我有点被他笃定的语气噎道,不服地问:“你又不认识以前的我,怎么知道他和我不合适?!他不是法籍华裔么,还是画家,搞艺术的多半是闲情的有钱人。我觉得就不错,和他生活还能提高品味。”

“他不适合。他太克制,在法国长大,学多了欧美男人那一套温柔浪漫和绅士礼节。你拒绝了他,他再痛苦再不服,不还是维持着虚伪的礼貌,仿佛很有自尊,收放自如地不再纠缠?这种男人缺少了强硬。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水到渠成的两情相悦。很多东西都是争来抢来的。他为你连这点都做不到,有什么资格和我抢?你当年拒绝他也是有眼光。”尹厉似乎非常不服我提到黎竞,他的这番话仍然措辞得很有分寸,但已然是对黎竞充满了主观情绪。

然后他又补充道:“何况你要品味干什么?我不在乎你有品味还是低俗,你爱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不需要变得有品味去取悦谁。”

我看着尹厉背对着我的后脑勺,这个男人在前一刻还说着我将可以成为制裁他的利器,承认了自己是一个可耻的骗子。这一刻却对利器我过去人生里出现的男人开始品头论足,最后的结论无非一个,那就是,虽然他是个骗子,但他尹厉才是最适合我的人,我就需要他这样强硬的男人来当人生指明灯,引领我走近新时代。

“尹厉,实话说,你当初求婚我答应了,现在想想,才是识人和眼光有问题,我那时候怎么没看出你这么脸皮厚呢?明明是一个,癞蛤蟆把天鹅打傻,然后威逼利诱催眠天鹅说,‘你就是一只臭癞蛤蟆’的故事,到你嘴里怎么变了味?”我趴在尹厉的背上嘀咕起来,“你也就只能趁着我还没恢复记忆再骗骗我吧。”

我们都很清楚,如今我们还能这么平静的对话,只在于我没恢复记忆,我没有那种梦想被夺走的切身恨意,往昔再璀璨,对我也只是陌生。

尹厉总是这样狡猾,他摸清人性,在我最孤立无援的时候给了我一个身份,并且是一个巧妙的身份,让我的生活里充满了他,他不惜一切代价,让我信任他最终依赖他,他利用一切资源达成目的。而即使真相公开的这一刻,他还能拿捏得这样好。我没有恢复记忆,就是他最大的时机。

有时候我希望我能狠下心来彻头彻尾地恨他。甚至想过或许应该再来一场车祸,然后像电视剧里一样,撞击下我失去了现在的记忆,恢复了过去的。那么我将不需要再对他有任何留恋,我可以毫不手软。

尹厉大约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接下去我们便是沉默,好在很快就到了诊所,医生给我们都处理好伤口后,尹厉便要背着我回家。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2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