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实际上时值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我具体的中文名字,只从AliciaTang这个标签里推测出大约自己是姓唐的。法国媒体对我的报道出乎意料的少,仅有泰勒夫人收徒时候的只言片语,之后竟然都无大篇幅的相关追踪报道,连最后的失踪也仅仅是警方的一个通告,而更奇怪的是Frank给我的影像资料里除了他私人拍摄的纪录片母带,没有任何我对外公开演出的录制。

疑团重重。

一个成功的芭蕾舞者,为什么八年来没有一次登台演出,甚至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芭蕾比赛,也不出现在芭蕾圈的社交范围里,像被刻意压制一样,这八年像是被雪藏,让一个披着“泰勒夫人的爱徒”外衣,本可以凭借这个一路扶摇而上备受瞩目的舞者,完全淡出众人的视线。

无论是失忆后的我,还是失忆前的我,我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都显得那么单薄。

而反观尹萱却不是这样,她是法国时尚小报最爱的八卦来源,她的比赛获奖历史可以追溯到她刚满10岁的时候,她是法国上流社交圈里众人皆知的名媛,现在电视里便在放着她回国以后高调接受采访,公开即将加盟开拍《唯有我起舞》这个大制作电影的消息。

我坐在尹家的宅子里,看着屏幕上尹萱年轻而骄傲的脸。

“这是我第一次试水电影,因为题材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我从四岁开始跳舞,舞蹈是我的生命之火,我很喜欢这个剧本。我会出演女主角。谢谢导演给我这个机会。”

访谈节目的主持人笑问道:“听说孟导这个剧本已经筹划了3年,只苦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他想必是物色了很久才能找到尹小姐这么合适的人出演。尹小姐在芭蕾上的成就,在法国也是绝对瞩目的,在这样的年纪有您这样的芭蕾技艺和名声的,历史上华裔里从来都没有第二人。《唯有我起舞》有大量的芭蕾舞蹈镜头,能找到尹小姐那真是观众们的福音。可以不花票价就欣赏最高贵典雅专业的芭蕾演出了。”

尹萱毫不在意地接受了主持人的恭维,她的脸上显示出理所当然的贵气和凛然不可侵犯的傲然。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她就应该有这样好的人生,有尹厉为她保驾护航,有尹氏做后盾去追求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有她看不顺眼的东西,就摧毁。

即便到了今天,她的脸上也看不出丝毫的悔意甚至一点羞愧和害怕。她多半很相信她的哥哥,多半觉得我从海洋被困进一个泥潭,再怎么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她一路荣华,前程似锦,而我连自己过去干了什么都不知道。

“颜笑,晚饭好了。”尹厉的声音很柔和,当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却也看到了屏幕里的尹萱,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关掉了电视,尹萱的脸便也骤然消失。

尹厉大概也有些尴尬,他摸了摸我的头,俯身亲吻了下我的额头:“尹萱本来回国就只是为了接拍那个片子,如果你不想看见她,我会让她一直留在法国的。”

他如此笃定我不会用法律的手段制裁尹萱。

一顿饭便吃得我味同嚼蜡,吃了两三口,我便抛下了筷子:“尹厉,我想看看尹萱的那间练功房。”

尹厉收拾了桌子,便点头带了我去,他也摸不清我现在在想什么,只是有些疑惑地看我。

练功房被打开的瞬间,扑面而来的便是灰尘的气息。第二次进这里,心境却截然不同。

墙上照片里一连排的尹萱仍然摆着完美的芭蕾舞姿。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shangmaopaigaofushuai/2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