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沉默,空气里流动着暧昧的气息,傅景琛刚才那句“掀了我就给你买房子”好像还在车内回**,铿锵霸气。

陆星慌张了,脸上热得厉害,连忙降下半截车窗,冷风灌入慢慢吹散她的心慌意乱。

她说傅景琛有强迫症,总是喜欢强迫她,她觉得他有病。但是她很清楚,她也有病,她并不讨厌他某些时候的强迫,甚至有时候还津津自喜,羞涩的以为他那是对她好,觉得……他也是喜欢她的。

她提醒自己,那是错觉。就像几年前,她也生出了这种错觉,以至于最后伤得体无完肤。

期望越大,伤得越深,她在十七岁那年就已经深刻明白这个道理了。

傅景琛侧目望过去,她本就不长的头发被风拂向脑后,露出微红的半边脸颊以及鲜艳欲滴的耳坠,他收回目光,眸色微深,无声笑了笑。

陆星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这里距离傅氏很远,他应该不是住在这儿。

车停下来时,陆星说:“你要上去找人?我在楼下等你。”

在楼下等他?傅景琛淡淡睨了她一眼,笃定看她:“我前脚走开,你后脚就会开溜了吧。”

被看穿想法的陆星面色一红,却听见他说:“你跟我一起上楼。”

说着他已经拉开车门下车,绕过车头给她开门,陆星磨磨蹭蹭地下车,她想说以她现在跟他的关系贸然出现在别人家,会很尴尬,但她不想直接点明,只能隐晦道:“我不想跟你上去,见到不认识的人会很尴尬。”

傅景琛微弯腰牵起她的手,拽着她走上铺满鹅卵石的小路,沉声道:“没有别人。”

他的手干燥温暖,轻易将她的手圈在掌心,像极了那年在车站的感觉,可她却没有了攥住他手指的勇气了。

陆星挣脱了几下,奈何力气悬殊过大,她放弃挣扎,心底压抑的火气频临爆发,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平复下来。

过了半响,才问:“什么叫没有别人,你到底要带我去干嘛?”

傅景琛一言不发地牵着她,直到进了电梯才松开她,“到了你就知道了。”

陆星都快被他气死了,撅着嘴别过头不想再跟他说话,也不想看他。

电梯抵达15楼,陆星犹犹豫豫地跟在他身后走到一扇大门前,见他拿钥匙开门,有些疑惑:“你住这儿?”

傅景琛道:“不是。”转动钥匙拉开门,走进去摸到旁边的开关全部打开,黑暗的客厅一下子便通明起来。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1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