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琛真是被陆星今晚一系列行为气到了,尤其是她居然敢把钱甩他身上跟他清账!弯腰拾起那张□□,嘴角抽搐,还真是体贴,连□□密码都贴在上面了,看来她早就打算把钱还给他。

气着气着他就笑了,这是以前的她绝对不敢做的事,傅景琛想起刚才她冲他发火的模样,莫名觉得生动极了。

上车后,傅景琛把那张卡放进钱包,这张卡里的钱大概是她所有的存款了,想了想他给时域打了个电话:“给陆星配辆车吧,以公司的名义。”

时域沉默了下:“你不觉得你最近指使我的事太多了吗?这种事情你干嘛不亲自去做?送房送车是最简单粗暴的追求方式。”

傅景琛侧头看了看后视镜里的自己,下巴上残留的淡色红印清晰可见,他笑道:“我向来不喜欢做这种简单粗暴的事。”

时域鄙夷道:“谁信?”

傅景琛不置可否:“算了,过两天我让司机把车开过去,钥匙送到你那里,到时候你看着办吧。”

第二天下午,陆星从外面赶回来参加张欣佳组织的小会议,这个会议参与者只有几个刚进公司不久,手头上艺人不多的经纪人。

张欣佳把一沓资料放桌上,语速很快:“公司新签了几个艺人,你们先看看资料,等会儿我再分配出去。”

大家互相把资料传给身边的人,陆星手里也拿到一份,这批新人里面有在校生还有跑龙套的,以及拍广告或者选秀节目出身的。

最后陆星分到一个在校生,叫彭悦,今年20岁,还有几个月毕业。

会议结束后,陆星给彭悦打了个电话,刚挂断叶欣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她把手机夹在左耳边,一边划拉手里的资料做记号,一边问:“怎么了?”

叶欣然问:“前几天你不是说让我今天陪你去看车展吗?现在都几点了,你还没给我打电话。”

陆星脚步一顿,昨晚被傅景琛扰得什么都忘了,她想起那张被她潇洒甩出去的卡,叹息道:“车暂时不买了。”

叶欣然疑惑:“为什么不买?你不是连驾照都弄好了吗?”

陆星在美国是有车和驾照的,回国前把车交给朋友帮忙转卖了,之前工作不忙的时候她去把驾照换成了国内的。万事具备只差一辆车,现在钱没了,她默了默,半响才道:“我把钱连本带利的还给傅景琛后,发现自己变成穷光蛋了。”

“咳咳咳……”叶欣然被呛到了,非常吃惊,“你连本带利还的?陆星你太不爱钱了。”

“……谁说我不爱钱!”陆星对她的定论有些无语,傅景琛当初给她选的大学是私立的,学费书费和住宿费贵的要命,她上学的时候拼命打工,毕业后拼命工作,就是为了把钱还给他。

“算了,以后你跟我混。”叶欣然仗义的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aibuyichi/1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