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有效。”陆谦惊喜道。

提升到满刻度,漆黑圆环转化成金色圆环,应该就能突破了。

于是,陆谦再次运功。

4/10,5/10……

体内真气充盈,浑身充满了力量,原先头发丝大小的真气,变成了一根筷子粗细。

再次运功的时候,陆谦眼前一黑,一股呕吐的欲望涌上来,差点晕了过去。

炼精化气,炼的是气血,运功过多,反而会伤了元气。

一般行功分为早晚午三次。

每次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

如果服用补充气血的药物,可能运功次数会增多一些。

“天道酬勤,有努力就有收获,这个黄金圆盘真乃神物也。”陆谦感叹道。

寻常人修炼,碍于资质、悟性以及环境。

即便日日苦练,不过使力十分而得二三分。

事倍功半者,已是天赋绝佳。

日后一旦懈怠,甚至会衰退。

正是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而这个圆盘能让自己耕耘一分收获一分。

真乃神物!

修炼完无名心法,接下来就是阴魂折纸术。

精神汇聚在折纸术上,一段信息出现在脑海中。

夜晚。

屋内烛火摇曳,光影照地人脸阴晴不定。

‘此书,上士得之,驾云上升;中士得之,鬼怕神惊;下士得之,定国安邦。得书者谨慎秘之,切勿怠慢。’

当然,这门法术并没有那么神奇。

这句话大多是写书者夹带的私货,吹捧拔高自己。

接下来是法术的内容。

这门修炼法术之前,必要开坛祷告。

这几天偷偷夹带一些材料出来。

……

阴暗潮湿的树林。

此时大中午,阳光射不进密林,阴暗如夜。

树下有个三尺宽的大土垒,其上放着水盏、麻线、剪刀、竹条。

两边点着两根大红烛,木盘上放着枣、花生、茶叶、酒等等。

瓜果是给冥冥中的阴灵享用的。

纸人本是死物,唯有阴灵才能赋予神意。

坛前放着一个三尺高,以竹为骨,白纸为皮,身着青色长衫,一顶靛蓝花纹帽,手持一柄纸刀,脸颊涂着嫣红胭脂,没有画眼睛的纸人。

陆谦站在坛前,手掐印诀,脚踏禹步,口中念念有词。

呼!

一阵阴风拂过,树枝沙沙。

烛火剧烈摇摆,变成惨绿色。

四周温度仿佛降低了十几度。

气氛甚是瘆人,仿佛真有鬼物在祭坛之上大块朵颐。

“四方鬼仙五方神,金丹一点得延龄;太上御旨亲垂教,留传助道遁真形……弟子誓受神仙法,逢凶化吉避刀兵。敕!”

陆谦用柴刀划破中指。

挤出一滴心头血,滴入墨中,混合朱砂,以毛笔蘸之,在灵童纸人双目之中点出两个瞳孔。

哗啦!

体内真气瞬间少了大半。

脑海中阴魂折纸术后面的圆环亮了一格。

灵童纸人微微晃动,眼珠子泛着红光,原本粗糙的四肢变得有细节,关节柔软,五指分明。

咔嚓咔嚓!

纸人站了起来,昏暗夜色中。

骤然出现一个身穿靛蓝寿衣,脸白如纸,颊红似血的‘人’,胆子小的人非得吓死不可。

陆谦毫无畏惧,因为这是自己的纸人。

“呼呼呼……”

灌木中窜出一只野猪。

“来得好,杀!”

陆谦指着野猪。

灵童纸人迈出右脚,微微一晃,身形出现在三米外。

两三个晃动间,来到野猪身后。

手起刀落!

呲!

野猪脖颈切开,鲜血喷出,哀嚎一声扑倒在地。

灵童虽三尺,一身力气却不错,速度极快,无影无踪。

这是阴魂折纸术练成的效果。

开坛设法,祷告冥冥中的阴魂。

这一次开坛相当于备案了,下次不用重新开坛。

半个时辰后,灵童纸人瞳孔涣散,无火自燃。

“只能坚持半个时辰吗?”陆谦暗咐。

体内真气,只能支撑三尺高的纸人,维系半个时辰左右。

若要更高大纸人,必先提升法术熟练度,以及修炼内功。

无名心法熟练度已有五成,折纸术才一成。

还有七日便是考核期。

在此之前,一定练出更强大的功法,如此才有把握下山。

七天时间肯定够了。

六日后,林中。

一名青衣男子盘腿坐于树下,眉清目秀,脸色红润,双目似闭微闭。

身旁放着一个七尺高,披金甲,持长刀,戴兽盔的纸人将军。

虽然是纸人,却样貌威严,如护法神将。

良久,陆谦睁开眼睛,精光闪烁,瞳孔如黑曜石般璀璨

呵!

白气如箭,从口鼻中喷出。

陆谦游览着脑海中金色圆盘上的信息。

无名心法(小成:16/100)

阴魂折纸术(小成:10/100)

无名心法突破了,真气大概有小指头大小。

如今陆谦的身体素质远超以往,原地一纵身有一丈多高,力气堪比虎豹。

这些天折了十几个纸人,突破到小成之境,可驱使七尺纸人。

纸人力大如牛,迅捷如豹,不惧刀兵;缺点是畏火畏水。

如今突破之后,还有一丝混淆心神之效。

“现在可以下山了。”陆谦目光锐利,杀机隐现。

正所谓心怀利器杀心自起。

如今实力变强,反倒不想灰溜溜离开了。

下山又能干嘛呢?

怀揣异宝,却不得仙门。

古往今来,多少达官贵人寻仙而不得,仙缘不是想求就到的。

难道跟爷爷一样,靠着纸人之术过一辈子?

仙缘近在咫尺,陆谦不想把宝压在下山之后的奇遇之上。

莫良身上必定有下一步的修炼方法。

“若是杀了莫良……”陆谦心中升起一丝念头,念头如火一般越烧越旺。

当日莫良拍肩,陆谦无意中瞥见他白皙的皮肤有些异样。

像是敷了一层铅粉。

而且,身上的异香中含有一丝微不可察的腐臭。

莫良年纪非常大了,敷粉想必是为了掩盖老人斑,身上的香氛是为了掩盖腐朽之气。

“此计可行!”陆谦心中一狠。

“好啊!狗奴才!你竟然躲在这!”一声娇喝,如晴空霹雳乍响。

陆谦如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汗毛乍起,心中涌起一股极度危险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