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你去执法殿领任务就可以走了。”李度说道。

“多谢道长。”陆谦说道。

陆谦来到执法殿。

此地简直群魔乱舞,什么东西都有。

蹦蹦跳跳的青面僵尸,青面獠牙的夜叉恶鬼,天空飞着道士附身的各种飞禽。

有些道士甚至大摇大摆阴神出窍,在空中飘来飘去。

执法殿门口两只石狮子高丈三,怒目吊睛,十分威严。

不知为什么,陆谦好像觉得石狮子的眼睛眨了一下。

来到功德大厅,看着大厅上的牌子。

这是一块宽三丈的汉白玉牌。

其上光华流传,浮现出一个个字。

【收百年干尸】说明:男女不限,四肢齐全。奖励:一门练气期法术,或三十道功。

【求购棺材菌一朵】……

【捕捉纵目族人】……

上面写满了各种各样的任务,不时有头戴冠巾的道士或者道童领取。

陆谦找了半天,终于找到李度发布的任务。

【收集鱼草十株】说明:要求根须完好。奖励:二道功。

看来李度心情是真的好啊,奖励居然是道功。

道功顾名思义是对道门的贡献。

观中获得功法的方式有两种。

一是得到高人赏识,收为亲传弟子。

二是用道功在都讲堂兑换功法。

每年道童淘汰率都很高。

有些年限到了,却修行不够。

有的人修行够了,道功却不够。

这也是陆谦出来历练的原因。

就是获得道功。

道功有多种方式获得。

十个法钱兑换一个道功。或者收集奇珍,按照宝物价值获得道功。

要么是接任务获得道功奖励。

练气吐纳法大概是二十道功。

也就是说,陆谦要在几个月之内获得二十道功。

陆谦走出门外。

穿过重重不见天日的密林。

后山不是一个小山包,而是一片山脉。

虽然是通幽观的领地,但一大片山脉,也不可能开发完全。

此地甚是阴森,明明日头高照,却如傍晚漆黑。

淡淡阴雾在山间蔓延,隐约的树影活像妖魔。

陆谦摸出两张白纸。

白纸是纸人。

两个纸人用两根纸条连着,纸条中间是一个靠背凳子。

“敕!”

两张纸人无火自燃。

身边出现两个身高八尺,脸白腮红,头戴瓜皮镶玉帽,神色似笑非笑的恐怖纸人。

纸人半跪在地,肩膀上扛着两根竹竿,上面放着一个竹椅,竟然是个竹轿。

折纸术大成之后,只需要剪出纸人的形状即可。

陆谦坐在竹轿上,纸人起身,悄无声息往前走。

黑雾茫茫。

两个长相阴森恐怖的纸人,蹦蹦跳跳扛着一个竹轿,轿子上坐着微闭双目的青衣道人。

轿子速度虽快,却无任何声响,悄然破开黑雾。

此场景犹如地府阴君出境,甚是恐怖。

陆谦并非闭目养神,而是施展法诀寻气辨药。

鱼草生长于背阴之地,性喜潮湿。

成熟的鱼草会散发出一种难闻的鱼腥味。

另一边,三个人影出现在树林中。

为首的男子是谢特,另外两个居然也是陆谦熟人,当初住同一屋子的马二赵宝。

这两人当初懵懵懂懂,现在摸清规则之后,也加入了趋炎附势的行列中。

“这次出来奉李公子之命寻药,哥几个定要好好寻找,要是找到,少不了赏赐。”谢特对身旁两人说道。

作为巡夜执事的侄子李林,得到的资源远非一般的甲牌可比,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摸到练气的门槛。

他们这次出来,便是寻找突破练气的一味药。

“这草药名为鱼草,含天地之精华,有淡淡腥香,一会都给我留意些。”

谢特一边打量周围,一边说道。

这段时间,他可谓是春风得意。

靠着李林手里漏下来的一点汤水,修为也算扎实,还修炼了几门法术。

几人走的路线,居然和陆谦方才的方向一模一样。

“对了,谢哥,我今天在路上碰到陆谦了。”赵宝忽然开口。

“陆谦?”谢特眉头一挑,“这小子还没死啊?”

“没有,气色挺好,好像接了个任务。”

“哈哈,这是自暴自弃,想要放手一搏了么?”谢特嘲笑道。

一想起陆谦当初冷冷的眼神,谢特心里记忆犹新。

那时应该好好教训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猖狂。

“别管他,说不定一会就能看到他的尸体了。”谢特笑道。

有些道童自知突破无望,会以一种搏命的方式来探险,企图获得机缘。

可惜这条路九死无生。

通幽观建立两百年,还没听过哪个人以这种方式逆袭。

另一边,陆谦耳朵微动,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陆谦运足目力,远远望去。

只见,一旁的灌木中探出一颗脑袋来。

这颗脑袋拳头大小,呈三角形,烂肉三三两两附着在头骨上,额头凸起一根尖锐的带孔独角。

眼眶中燃烧着绿色的鬼火。

四根爪牙闪烁着湛蓝光芒,一看便知含有剧毒。

怪物独角发出‘呜呜’的笛声。

“雷公马!”陆谦望着前方的怪物心道。

虽然叫马,实际上是一只蜥蜴,因头上独角之声像闷雷而得名。

此物乃是极阴之地诞生的鬼物,身上只有骨架,喜食阴物腐物。

这只身上还有大半血肉,应该刚刚诞生不久。

成熟的雷公马大概有练气期的实力,这只是胎息境。

想到这里,陆谦身子一翻,如落叶一般落到地上。

两只纸人也跑来身边护法。

雷公马的角、骨皆可入换取道功,这可不能放过。

陆谦手捏两张纸人,火光一闪,两个头戴斗笠,身背硬弓的纸人出现在身后。

雷公马的独角杀伤力最强,犹如雷声一般震人心神。

但唯独纸人不怕。

两名纸人走出藏身地点。

雷公马豁然转头,眼眶鬼火闪烁不定。

轰轰轰!

独角发出震雷般的响声,一道黑色气波席卷四方。

顿时,鸟兽皆惊,四散而逃。

两个纸人仿佛像是被震慑到了一般,原地不动。

哗!

雷公蛇化为一道阴风,几个起落,出现在纸人身后。

修长利爪刺向纸人脖颈。

这是雷公马杀人的招数,先震慑对方,随即一击必杀。

嗤!

靛蓝利爪轻松刺入纸人脖颈。

雷公马眼中鬼火一晃,似乎有些疑惑,为何没有喷薄的鲜血。

刀光一闪

两个纸人反手一刀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