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听蝉,华国最知名女歌手之一。

七年前参加青歌赛,获得通俗组金奖,签约梦想音乐,一出道就大放异彩,短短几年就从新人晋升到准一线女歌手行列。

尤其是前年,更是收获丰硕。

新专辑销量过八十万,获得人生第三张黄金唱片,其中主打歌《经年》,从众多大火歌曲中突围而出,入选该年最受欢迎十大歌曲。

被誉为未来天后。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年稍微有点沉寂,声势不如以往,不说天后,连离真正的一线,都还差半步没迈上去。

萧楚没有想到,这个醉醺醺的墨镜女人,会是夏听蝉。

发怔的原因,还有一个是夏听蝉实在是太漂亮了。

他以前曾在视频里、海报上,看过夏听蝉,知道她长得很好看,可眼下现实中见了,才知道她究竟有多美。

风华绝代,不可方物。

如果非要描述,萧楚只能说,他活了两世,还没见过比她更美的女人。

尤其她现在气质清冷,却醉眼迷离地看着自己,擦拭过后的红唇轻轻吐着气,娇艳欲滴,更是具有极大**。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夏听蝉睫毛轻眨,似乎清醒了一点,眼神幽亮地盯着萧楚。

萧楚刚想说话,却发现夏听蝉头一垂,竟是睡着了。

额,这女人!

……

最终萧楚把夏听蝉抱到了空余的房间里,然后强忍着恶心,处理夏听蝉的呕吐物,最后又把地拖了一遍。

等收拾完后,他还是不明白,夏听蝉怎么会有自己家的钥匙。

一会儿后,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拨通了房东阿姨的电话。

“何阿姨,你怎么能把房子的钥匙给别人?”

“钥匙给别人?没有啊!”房东阿姨那边正在噼里啪啦打麻将,听到萧楚的话,很是意外。

萧楚皱眉,“可是家里进人了。”

又补充了一句,“是用钥匙开的。”

房东阿姨大声嘟囔:“怎么可能?这房子的钥匙除了你外,只给过上一任租客,那可是大歌星夏听蝉,人家现在江景大别墅住着,怎么可能还拿着钥匙上门?不会是进贼了吧?”

萧楚挂断了电话,钥匙谜题算是解开了。

不过就像房东阿姨说的,夏听蝉有江景大别墅不住,大晚上跑回这里干嘛?还带着一身酒气?

想不明白萧楚就不想了。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他打开电视,调到文娱频道,上面正在重播今天的《娱乐头条》。

作为视频网站编剧,娱乐圈边缘人士,萧楚每天都会关注娱乐圈的资讯,了解一下业内动态。

刚调过去,就听到了夏听蝉的名字。

节目中主播正在播报一条跟夏听蝉有关的新闻,就在今天下午,夏听蝉入围的一项音乐大奖,输给了同公司的另一位当红女歌星。

这位跟夏听蝉有公司一姐之争的当红女歌星,拿到奖杯后,十分挑衅地看了台下的夏听蝉一眼,这一幕被导播抓拍得清清楚楚,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此外颁奖典礼后,还传出了夏听蝉跟某位合作了多年的金牌制作人闹翻的消息。

而获奖女歌星那边,却在同一时间发文,宣告她与这位金牌制作人达成了合作意向。

萧楚瞥了夏听蝉所在房间一眼。

所以,这就是她今晚喝得酩酊大醉的原因?

看完《娱乐头条》后,萧楚关上电视,回到书房,继续写剧本。

……

第二天早上,萧楚把做好的面条放在餐桌上,然后找来纸笔,给夏听蝉留言。

刚写好,听到动静,回头一看被吓了一跳。

只见夏听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距离自己不到一米远,正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萧楚惊吓之后很快镇定下来,指了指屋内环境,道:“大姐,这是我家。”

“胡说,这明明是我租的房子!”

萧楚摇头,这女人是酒还没醒呢。

见夏听蝉眼神变得有点危险,似乎再等一秒就要挥刀砍过来,萧楚赶紧解释道:“大姐,你先清醒一下,这房子你几年前就退了,现在房东阿姨把它租给我了。”

夏听蝉眨了眨眼,脸上有些惘然。

过了大约五秒钟,她的神情慢慢变得平静,眼神也变得清明。

不过手里的菜刀依旧没有放下,冷然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昨晚都做了什么?”

萧楚扶额,无奈道:“大姐,你应该问,你昨晚做了什么。”

“那我昨晚做了什么?”

“吐了。”

夏听蝉:“……”

当把菜刀默默放回厨房,和萧楚面对面坐在餐桌两边的时候,夏听蝉眉头轻蹙。

喝了几口水后,她总算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大醉,开门,差点摔倒,蹬鞋子,呕吐……

她经历了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刻。

而这些,全被对面这个男人看见了。

见萧楚低着头大口扒面,她板着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萧楚头也不抬,“萧楚。”

“我叫夏听蝉。”

萧楚抬头看她。

这女人莫不是昨晚被酒烧坏了脑子?他能不知道她叫夏听蝉?都叫了那么多声。

夏听蝉被看得眼皮跳了跳,脸却依旧板着,冷声道:“我希望你把昨晚的事都忘了,不准跟任何人说!”

“你没有见过我,我也没有见过你,咱俩自始至终都不认识。”

“当然,为了公平,我会给你一笔封口费。”

萧楚低头继续扒拉面条。

夏听蝉敲桌子,“喂,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萧楚放下筷子,把空碗一并往里推了推,站起来道:“大姐,我们本来就不认识。”

“我要去上班了,因为刚才的事,耽误了一点时间——昨晚你吐的我帮你收拾了,所以一会儿你吃完后,请把我的碗筷一起洗了。”

“然后离开,锁上门,把钥匙交还给房东阿姨。”

“这样,咱俩就两清了。”

夏听蝉:“……”

萧楚却不管夏听蝉的呆滞表情,带上电脑就去上班了。

等萧楚离开后,夏听蝉看着桌上的空碗筷,好看的柳眉蹙了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