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的风声中,三头体型实力不亚于蓝鳞翼龙的凶禽,从三个方向合攻而来。

“长寿——!!”

乌木大吼一声。

他放下盾牌,转而抓起石弓,在狂风中搭箭射向最右边的那只凶禽。用雷石制成闪着雷光的箭矢迸发而出,带着强劲的风声刺破空气,向那头凶禽厉啸而去。

“嗤。”

锋利的箭头没入凶禽的眼睛,箭身干净利落地贯穿头颅。

连一滴血液也无,那头凶禽张着翅膀肚皮翻天,于灰暗的天色中向地面无声无息地坠去。

杀死一头凶禽还剩下两头。

而它们的距离已经近得无法再搭弓射箭。

眼见两头凶禽从两个方向俯冲下来,避无可避之际,蓝鳞翼龙长寿猛然一个翻身,背部以一个奇诡的角度倾斜向下,险而又险地避开了必死的一击。

“呼——!”

两头凶禽险险擦过。

其中一头凶禽的翅尾擦过乌木的头皮,顿时乌木的头顶被割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火辣辣的疼。

蓝鳞翼龙长寿再次转身,强壮的爪子抓住一头凶禽的脖颈,铁弯钩似的爪尖刺进脖颈皮肤。

那头被扼住咽喉的凶禽拼命挣扎,它力气很大,将蓝鳞翼龙带得在空中东歪西扭,使劲扑腾双翼才能勉强跟上队形。

还没来得及杀死这头凶禽,剩下一头凶禽从身后杀来。

乌木扭头看到时它已近在咫尺,吓得他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双臂上的寒毛炸起。

新的箭矢才从箭壶中取出,刚刚搭上弓弦,还没来得将弦拉满,而它的距离已经近得没有给他拉满弦的时间了。

偏偏长寿还在对付抓着的那头凶禽,完全没有发现的样子。

就在乌木绝望地以为他们这次完了的时候,最后关头,蓝鳞翼龙颀长的带着尾骨的尾巴突然一甩,缠住了后面凶禽的脖颈。

乌木眼中迸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喜光芒。

他没有被狂喜冲昏头脑,立刻抓住这次机会,将弓拉至满弦,手指松开时的一瞬,因为两头凶禽挣扎得太厉害,蓝鳞翼龙都被带得猛烈趔趄了一下。

“嗖——!”

箭矢破风而出,然而因为射出时歪了一下,箭矢偏离原有的轨迹,没有射中它的头颅,只深深扎入了它的腹部。

不过这样也给它带来了巨大的创伤。

这箭矢可不是普通箭矢,而是由雷部落带来的雷石做成的,一没入凶禽的腹部,就将它电得全身**。

蓝鳞翼龙尾巴用力绞紧,双爪也越缩越紧,这么拖着两头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凶禽飞了一段距离,直到两头凶禽的喉骨被扼碎,彻底失去气息,才松开尾巴和双爪,任由它们的尸体坠落。

“干得漂亮!”

乌木感慨地拍了拍蓝鳞翼龙温凉的脊背。

他没想到自家长寿反应这么快,动作这么利落迅猛,他们两个配合默契,竟在几个呼吸内杀了三头实力强劲的凶禽!

谁能想到几年前这头翼龙还不愿意载他,用尾巴拖着他到处飞,撞得他鼻青脸肿,而且又憨又傻又贪吃呢?

“砰砰砰!”

“砰砰!”

蝗虫般的小凶禽从四面八方飞来。

乌木举起石盾抵挡,没有防护的蓝鳞翼龙被接连砸在身躯上。

这种小凶禽数量太多了,多得蓝鳞翼龙都无法躲避,长寿的身躯又多了不少血洞,看起来伤痕累累。

但长寿依然顽强地战斗着,在战斗的同时张开双翼紧跟前面的蓝鳞翼龙,努力不掉下队形,保持漩涡状的飞行轨迹。

乌木心疼地攥紧手中的盾和弓,喉头哽塞,眼眶都湿了。

“你一定能活下来的,我们一定能活下来的,长寿……”

“你是长寿。”

“你是长寿。”

他用力地在心里默念。

但是一转眼看着乌泱泱的仿佛漫天灰尘般的凶禽,以及地面如山如海的凶兽潮,心中的无力感也排山倒海地涌来。

……

羲城队伍好不容易在羲城上空清理出一片空白地。但是在头领兽的召唤下,所有的凶禽都朝他们围来,根本清理不完。

龙卷风大阵集合了部落氏族所有凶禽翼龙,数量是多,然而他们面对的是数以亿万计的凶禽,双方对上根本没有什么优势。

“——记住,不要跟被控制的凶兽凶禽耗,我们消耗不起,我们真正的对手是躲在后方的头领兽。”

所有人想起临出发前叶羲说的话。

漩涡阵开始变幻,逐渐变成一个狭长的三角形,如同一支利箭,刺破乌泱泱的凶禽群向西北方向疾速飞去。

大家变幻阵列仅凭着昨日的演习和直觉,没有领队发出指示。

因为周围实在太吵了。

亿万只凶禽的振翅声唳鸣声有多响亮多嘈杂?嘈杂到战士们听不到十米外的喊话,低级战士们为了保护鼓膜,每个人的耳朵甚至塞着东西。

所以如此整齐有默契地变幻队列,简直是一个奇迹。

离开羲城上空,凶禽群更加密集了,他们仿佛冲进了乌云层,目之所及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凶禽。

战士们费力地在其中寻找头领兽。

平窑也在寻找。

他的战兽大雪是一头优雅美丽的凶禽,即使在亿万凶禽群中也是显眼的存在,这也导致它遭受了更多攻击,才出城没多久,大雪那雪白的羽毛已零落的不成样子,有道又深又长的可怖血痕贯穿半个腹部,鲜血直淌。

击退了十多头包围的凶禽后,平窑在远处看到了什么,眼睛猛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找到了!!”

平窑咬牙:“大雪,我们冲过去!”

战场太嘈杂,他没有办法向其他人发送讯号,唯有冲过去。尽管这么做十死无生。

“唳呦——!”

大雪轻轻叫了声,它没有犹豫,一振巨大的双翼,脱离队伍向那头极乐鸟的方向迅疾冲去,就像一道雪白的闪电。

无穷无尽的凶禽劈头盖脸地砸来。

脱离队伍的大雪和平窑简直像在自杀。

大雪不再防守,全力往极乐鸟的方向冲,沾着血的碎羽和碎肉往下掉,好几次被别的凶禽砸落,又顽强地扑飞起来。

平窑尽管身体伏低,背部也被一头凶禽的利爪刺穿,剜掉了好几块肉。

终于他们飞到了距离极乐鸟一里远的地方。

平窑掏出一枚黑色骨牌。

这是枚信号用的特制骨牌,没有杀伤力,但在碎裂的一刹那会爆发出刺目的白光。被飞行战队用来指引头领兽的方向。

当它亮起时,就代表有人发现头领兽了。

血淋淋的手狠狠攥紧。

咔擦骨牌碎裂。

一道巨大耀眼的白光以平窑的手心为中心,倏然爆发而出,光芒刺目的就像太阳,将大雪和周围百米内的凶禽笼罩。

一瞬间,所有战士都看到了这团光芒。

箭头阵型的庞大队伍立即调转方向,向这团光芒的方向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