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喋血大排档

老五这个人混社会多年,经过一番潜心研究,早已摸索出一套成熟的江湖经验,那就是“遇弱则强”,不要小看这四个字,可谓字字珠玑,充满了人生智慧和处世哲学。?着:“喂,你们……你们别乱来啊……我……我们是报社的,我认识……”

“砰!”

老五看也没看他,一拳放倒。

报社广告部的两个小姑娘吓傻了,只是往后面躲,但后面又有两个彪形大汉靠上来,用硕大身躯挡着她们,**邪地笑着,两个小姑娘吓得像小鸡仔一样哆嗦着,手足无措。

元朗的助理小姑娘弯腰想把索总拉起来,老五瞅见小姑娘的屁股翘起来,笑嘻嘻地抬起脚丫子,轻轻一蹬,那个小姑娘就一头栽在地上,虽然不重,但当时就吓得眼泪滚下来了,大汉们畅快淋漓的大笑起来。

老五盯着桌子后面那个小子,那小子一副又想动手又不敢上的样子,怂得不行不行的,那是今晚的主要目标,老五很理解军哥的意思,倒不在于揍得多狠,关键是得羞辱,狠狠地羞辱,让徐晓慧亲眼看看,这小子到底是有多怂。

他像猫玩老鼠似的看着那小子,然后低头看看脚下躺着的那个黑丝轻熟女,邪念顿起,呲牙一笑,蹬掉人字拖,抬起肮脏的大脚板,很怜香惜玉地放在那个黑丝轻熟女的胸脯上,慢慢揉捻着,感受着那两团柔软。

“我日,脚感不错啊,”老五笑嘻嘻地冲卢振宇一抬下巴,“弟弟,要不然你也过来试试?”

周围的混子们怪叫起来了,**笑、口哨和各种污言秽语响彻半空。

索总“嗷”的一声,抱住老五的小腿,“吭哧”就是一口,老五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抽脚就踹,索总哼了一声,躺在那,嘴角流血,迷迷糊糊地哭泣着。

边上有个女孩尖叫一声,老五看过去,正是军哥的对象,长得不赖,这会儿,徐晓慧也看着躺在地上的索总,脸也吓白了,她惊恐的看着这些人,这就是马军然派来的人?马军然到底是城管还是流氓头啊?以后绝不能继续跟那个马军然来往!

旁边开始传来骂声、殴打声、惨叫声,还有摔手机的声音,不用问,这是有人不开眼,想拿手机拍视频上网曝光什么的,让兄弟们发现把手机抢过来砸了。

差不多了,老五想,闹得太大不合适,把那小子揍一顿,逼他跪在地上哭两声就行了,保不齐已经有人报警了,虽然所里也有自己玩的好的伙计,但这种麻烦还是少惹为好。

老五看着那个小子,那小子眼睛已经像野兽一样了,红着眼珠子盯着自己,抓着酒瓶子的手也不再时松时紧,而是紧紧攥着了,看架势随时要往自己这边砸过来。

老五根本没把他手上的酒瓶子当回事,自己这大秃头可是练过的,城管队集训时,啤酒瓶砸头、胸口碎大石,手劈红砖都是必修科目,再说了,就算他想扔,自己两个兄弟一左一右站在他旁边,不等他抬手就能把这小子按住。

“哎,那个弟弟,”老五一抬下巴,笑道,“过来过来,咱哥俩聊聊。”

“啪!”

“啊……”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老五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原来站那小子旁边的老六,此刻已经趴在桌子上,后脑勺上一片血,桌上一片玻璃渣子,那小子手上的酒瓶子已经砸碎了,正拿半截锋利的残酒瓶疯狂往老六后脑勺捅,那架势简直像野兽一样……

卢振宇忍无可忍了,年轻人血气方刚,在激愤和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他根本不去考虑后果,但在狂怒中依然保持了一丝清醒,上中学的时候有高年级的混混同学传授过经验,打群架就得揪住对方一个人往里死打,对面那个纹龙的黑胖子虽然最坏,但已有防备,反而是身边一个家伙疏于防范,是最好的突破口,就是他了!

……

“我操!”

老五暴喝一声,向那小子扑过去,老六可是他玩得最好的兄弟,自己的左膀右臂!这小子居然不砸自己,直接砸最近的那个!

旁边的另一个兄弟也扑过去,抄着一个铁皮凳子就朝那小子后脑勺抡过去,“啪嚓”一下,铁皮凳子腿弯了,那小子后脑勺鲜血四溅,但仍然一声不吭,还在用破啤酒瓶往老六后脑勺上猛戳,一下一下,碎玻璃渣沾着老六的血肉,溅得到处都是。

老五也疯了,抄起一个木凳子,照着那小子后脑勺“呜”的一声抡下去。

“哗啦啦!”

木凳子断了一条腿,半块木板沾着鲜血就飞出去了,那小子慢慢抬起头来,一头一脸鲜血,已经看不出面容了,只见一片血红中,两只眼珠子一动不动,像玻璃一样,盯着自己。

老五惊呆了,这小子也太扛打了!

要说第一下是用铁皮凳子砸的,没砸躺下还好说,毕竟铁皮凳子份量轻,第二下可是用的木凳子!那个木凳子起码七八斤重,自己又是用尽全力抡圆了砸下去的!不说脑浆迸裂吧,砸晕也是必须的。

老五有点发毛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就见那小子目光又慢慢转回去了,又盯着桌上垂死的老六,慢慢抓着他的头发,将老六的脑袋提起来,就要往装满烧红木炭的小桌炉里按。

老五一个激灵:我靠,这小子属比特犬的,死咬住一个不放啊!这是要照死了弄啊!

他回过神来,大吼一声:“都尼玛上啊!”

周围的兄弟们也都反应过来,大家嚎叫着冲了进去,各种酒瓶子、铁凳子、木凳子,一起往卢振宇身上猛砸,卢振宇后背鲜血四溅,但终究晚了一步,老六的半张脸还是让按了进去。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老六醒了,拼死挣扎中,折叠桌“啪嚓”塌了,卢振宇和老六双双滚落在地上,红木炭潵了一地,四五条大汉冲上去,凳子砸,酒瓶抡,钢钎子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硬生生把老六拖离这个疯子。

卢振宇到最后还是一声不吭,躺在血泊中,七八根羊肉串钢钎扎在身上,如同古战场上万箭穿身的大将,他勉强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盯着老五,居然慢慢又爬了起来,抬抬胳膊,将手里半片耳朵丢进了木炭炉子。

一群大汉都惊呆了,从没见过这么硬气,这么抗打的人,这人是属小强的吧,怎么打都打不服。

陈主任和索总等人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此刻也全懵了,索总忽然想起卢振宇被恶少“打死”又复生的怪事来,心里隐约有了答案,小卢和圣斗士星矢是一类人,打不死的小强。

一阵皮肉烧焦的糊味飘来,老五先前不知道那是谁的半个耳朵,突然感觉不妙,摸摸脸颊,全是血!操他妈的原来是自己的半个耳朵在混战中被咬掉了!老五眼前一阵发黑,今天是怎么了,玩了多少年的鹰,居然被小家雀啄了眼,不行,今天必须废了这小子!他抄起一个凳子,嫌威力太小又扔下,有那眼头活的兄弟赶紧去帮五哥拿刀,烧烤摊就是不缺割羊肉的刀,刀还没拿来,老五等不及了,顺手把卖唱老夫妇的大音箱抱了起来,这么大的木头箱子砸头上,再硬的头都撑不住。

突然有人抱老五的腿,他扭头一看,是个老太婆,老五遇弱则强的脾气上来了,二话不说,一个大鞭腿扫过去,老太婆被踢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再也不动弹了。

旁边的卖唱老头哭嚎着扑过去,一下把老五推倒在地,音箱落地摔得七零八落。

这次不用老五动手,身后两三个混子立刻上来,拎起老头就是一顿爆揍,他们秉承五哥的做派,对殴打老弱情有独钟。

突然一阵炽热的木炭暴雨倾盆而下,直接倒在那几个混混头上、身上,顿时一片杀猪般的惨叫,他们回头看去,但见一个白衣黑裙的美貌少女,站在凳子上,端着一口空了的烧炭大锅,双手还戴着添炭用的脏兮兮的棉线手套,少女微微一笑,把倾空的铁锅往下一砸,铁锅又大又烫,顿时又砸倒了好几个。

“你们是不是男人!打女人,打老人,专门欺负弱小,你们简直是人渣!”。少女摘了手套,拍拍巴掌,高声呵斥。

卢振宇循声望去,那不是小文么!

老五气的嘴都歪了,心说我今天还就专打老弱病残幼了,正好刀拿来了,老五接了刀杀气腾腾冲少女过去。

文讷纹丝不动,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六条身影从后面闪出来,站在文讷前方,组成一道人墙。

这六个人只有十七八岁,最矮的也有一米八几,鹰鼻凹眼,乱蓬蓬的卷发,抱着膀子,浑身腱子肉,黑t恤上几个大字:帕米尔雄鹰。

六个人盯着老五,为首的一个青年开口了,但却不是跟老五说话,他用不标准的汉语问道:“姐姐,怎么打?”

文讷打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笑吟吟地吩咐了一声:“别打死。”

随即跳下凳子,声音飘远:“你们慢慢打,我躲远点,我白衣服沾上血不好洗……”(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