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求死的林绍

沈浪笑笑不语,王怜花脸皮一抽,又笑道:“害死猫,咱们都不是猫,那猫,可听不着!!”

“尽会耍嘴皮子!”白冰一乐,这不过是个俗语,他竟把熊猫儿算进去,亏得他这般扯,摇摇头说道:“罢了,你既想知道,也没甚麽不能说的!”

沈浪也支起耳朵,这种情况下,他都能化危为安,得学习学习,若是有一天,自己落得那般境地,亦能借鉴一二,说不得也能以此逃生呢?王怜花更是凑近了,沈浪与王怜花的脑袋几乎都要碰在一起,若从侧面来看,只怕要令人笑破肚皮,只因他们此时的动作若错位瞧,倒是像极了两个龙阳之好的男子,正在。。。

可惜大家都无心往这边瞧一眼,快活王与熊猫儿在谈话,而朱七七柳玉茹等在与百灵诉苦,白冰负手悠悠道:“白日里,我那未来得及收回的药,本是在你手中罢?”抬眼望向王怜花!

“原本是。。。”王怜花怔了怔,不是要说是怎麽在走火入魔之下,醒来逃生的麽?又问这个做甚?但却未说出来,老实答道:“只是后来,被徐若愚手下搜走了去!”

“那便是了!”白冰笑道:“那一堆药瓶里,有一瓶,清心丹,专治走火入魔之症,那次,你在林中入魔,我也是以它来治你的!”

“可是。。。”王怜花皱眉问道:“不是被人搜走了麽?你又昏迷着,难道还会分身去拿不成??”

“是哪位出手相助?”沈浪问道,而王怜花也反应过来,亮睛睛的看着白冰!

“算我运气!”白冰语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感慨道:“也是那徐若愚行事太过狠毒,否则,今日即便你等脱了难,我被救出,只怕一身武艺,也要毁在自己手中!”说罢,目光已望向那被黑衣人制住的绿衣人!

皱眉间,一弹指,无形劲气嗖的击在一黑衣人手中长剑,只闻得叮的一声,长剑落地,那黑衣人手腕一痛,捂着手抬眼望来,白冰淡淡一扫,那人便立时垂首不动,而其它黑衣人正欲持剑再将林绍制住,方心骑摇摇头,黑衣人又瞬时回了自己原处,不再多作动作,任由林绍走向白冰!

“多谢阁下大恩!”林绍走近前来,抱挙便欲跪拜而下!

“不必如此!”白冰以为他说的是,将其自黑衣人手中救出之事,当下宽袖一拂,一道无形劲风瞬间而出,却无伤人之意,只牢牢挡住了他下跪之势,林绍却是感激于他,无论如何想一跪以谢,但他的功力自然比不得白冰,化解不得这一手,最后只得息了心思!

“若非你出手相助,本尊此时境地亦是未知之数!”白冰抬眼望他,淡淡说道,但语气里,自是含有几分感激之情!

“在下。。。”林绍苦笑了声道:“在下也是有私心的,并不像阁下所想那般大义!”

“不论你有何私心!”白冰淡笑道:“终归你救本尊一命,本尊便欠你一次,若有事相求,只需说上一声,若非违背良心之事,本尊自会为你出手一回!”

林绍摇摇头,说道:“在下没甚麽要求,唯一的要求,纵使没说,你也做到了!”说着目光恨然的望向已然死去的徐若愚,目光之锐利,如刀似剑,含着无限恨意,无限恶毒,直瞧得令人心中发毛!

“你与他有仇?”沈浪试探着问道!

“不共戴天!”林绍咬牙道,语气里的恨意,掩饰不住,令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