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龙凛生气了

龙凛跑步回来时,夏离已经醒了,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摆弄小菜。

听到开门声出来一看,是满身大汗龙凛,顿时瞪大了双眼:“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龙凛:“连我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你有何用?”

夏离:“……”不爽地撇了撇嘴,这人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而龙凛并不理会她,转身上楼去洗澡。

夏离翘起嘴,把拌好的小菜往桌子上一放,瞪着他的背景嘀咕:“我会做早餐呀。”却是万万不敢说出声的。

毕竟过一会儿她有事相求,现在把他惹火了,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吃早饭时郁庭溪才下楼了。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一张嘴特别欠抽:“凛哥哥,干脆把你家里的临时工辞了吧,有夏离就够了。”

夏离懒得同她这个小屁孩儿计较,只殷勤地替龙凛夹菜。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龙凛眉头一皱,对夏离心生戒备。

果然,吃过饭,夏离又蹭他的车回家。

一坐上车,夏离便开始腻歪起来。

先是夸了一通龙凛长得有多么帅,如何如何好看,荷尔蒙爆棚超级迷人,又夸他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之类的。

龙凛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有话就说。”

夏离嘿嘿一笑:“其实就是想请你帮个忙啦。”

“你又想干什么?”

龙凛心里凉凉地想她不会这儿才求完自己,待会儿又去约会别的男人了吧。

夏离笑得甜甜的:“真的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你不是已经拿回该拿的遗产了吗?我跟家里闹得挺僵的,所以我想请他们出去娱乐一下,泡个温泉啥的,就当时缓和一下大家的关系,毕竟都是一家人嘛。”

“可是你也是知道的,我在家里的情况,如果是我出面请他们,他们肯定是不会去的,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约一约他们。我们家人都很看重你,只要你出面,我相信他们不会不卖你这个面子。”

龙凛只低头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未说。

而且她脸上的假笑,真是太刺眼了。

夏离抱住他的胳膊:“哎哟,龙先生,拜托了嘛,你就看在我这么卖力地侍候你的份儿上,帮我这一次嘛,求求你了,只要你肯帮我,不管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的。”她说着,还不忘地明龙凛抛去一个媚眼。

龙凛只觉得她的表情十分恶心,让恶心。

她在有求于夏伯君时,是不是也是这同一套说辞?

她昨天与薄风扬私会时,也否也是这样?

不管是她对他撒娇,还是伏低做小,在龙凛看来,她既然会对自己做,那么同样,也会对别的男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