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威胁龙凛

不过关于姓龙的资料,竟仍然只能查到他一年前之前,刚从国外回来,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就连他的家人,身后有何背景竟也一无所获!

夏离今天穿了一身简单的家居服,到楼下的时候,夏长青、姜书雅、夏紫言、杨瑾瑜都已等在餐桌旁。

她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把食盒往桌上一放,对佣人道:“把里面的东西分出来吧。”

她歪头看了夏紫言一眼,“咦,紫言妹妹,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哭过了呀!”

夏紫言对她很是不爽:“要你管。”

夏离耸了耸肩:“不管就不管吧,你这么凶干嘛。”把已经分好的餐点放到桌子中央,“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早点,连名子也没留。”

众人看着夏离,神色各异。

杨瑾瑜是茫然,姜书雅是佯装不知,而夏长青却是惊讶。

据他的消息得知,龙先生出差近十日,昨天晚上才刚刚回晴天市,这一大早早餐就送来了?

夏长青心中暗自猜测,难道龙先生真的对夏离高看一眼?

夏紫言看着那几盘色香味俱全的早点,很是不甘,捏住筷子的手就不由自主地拽紧。狠狠瞪了夏离一眼,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这东西明显就是龙先生送来的,她却在这儿装不知道,明明就是想显摆。

夏离把一张票据递给姜书雅:“姜阿姨,这是我前几天买东西的清单,麻烦你帮我付一下帐啰。”

姜书雅还在猜测,夏离前几天买那么多东西,哪儿有钱付,没想到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拿起单子粗略地扫了一眼:“你买了一张床就花了五十几万,我跟你爸睡的床都没你的贵。”

夏离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等姜书雅把整张单子看完,半演半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你居然花了一百三十多万!”

夏离没有说话。

“你不过是重新布置一下房间,怎么会花这么多钱?”

夏离还是不说话。

“五十几万的床,晚上能睡得着吗?”

夏离揉了揉肩膀:“木板拼起来的床,让我几年都没睡过一个好觉。”

姜书雅一噎。

“几张窗帘也要二十几万?夏离,虽然我们夏家不缺钱,我也不是不舍得在你身上花钱,但你这样是不是太奢侈了!”姜书雅轻皱着眉,状似无意地说,但其实却是在向夏长青暗示,夏离有多败家。

夏离指了指夏紫言的耳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紫言戴的粉钻耳钉,是FLOWER去年的限量款,全世界只有五对,一对的价格应该要上百万吧!难道钱用在我身上叫奢侈,用在夏紫言身上就不算吗?姜阿姨你是不是太厚此薄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