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被绑上了炸弹

这一刻,在擂台上大打出手的两个男人自然是没有看到

但是裴熙月却注意到了,在她看到的一瞬间,立刻就对着张漫漫大声的喊道。

“你在做什么?!”

当感觉到有东西绑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裴森也自然反应了过来。

他一低头,整个呼吸就是一顿,然后小小的脸上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这个东西他是见过的,不是别的,正是炸弹。

此时炸弹就绑在他的胸前,而身旁女人正狠狠地揪着他的头发。

见到这一幕,裴熙月不管不顾的就要冲上来。

然后还没有等她冲过去,对面的黑衣人就直接抬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她。

于此同时,擂台上的两个男人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南洋被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墙角,然而云晏初也没有占到什么好处。

可以说,两个男人是平分上下,打成了平手。

注意到熙月这边的动静,云晏初急忙就几步来到了熙月的身边。

而南洋看着张漫漫居然不顾自己的命令,擅自将炸弹绑在裴森胸前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

看着男人看过来的目光,张漫漫抬起了头。

她今天既然敢这样做,就没有想到过自己还会活下来。

“南少,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帮助,但是我跟裴熙月之间的仇绝对没完,如果今天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以后我就更没有机会报复她了!”

将熙月的身子揽进怀里,云晏初看着对面裴森小小的身子,眼眸也里有着风雨欲来的宁静。

看着裴森小小的身子,就那样被女人抓在手里,裴熙月的心都感觉要碎了。

“张漫漫!你恨的不就是我吗?你放了我的儿子,我做什么都愿意!”

看着现在明显眼神已经有点疯狂的张漫漫,裴熙月的心就差点跳出来。

这个女人现在已经疯了,还不知道她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哈哈哈!”

见到裴熙月这个样子,张漫漫疯狂的大笑,女人此时的样子让她很是受用。

“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好,你现在跪在地上求我,给我磕头,我就放过你的儿子,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

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裴熙月就直接双腿跪在了地上。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男人·大手直接从地上捞了起来。

看着都到这个时候了,那个男人居然还那么维护裴熙月,张漫漫就气的快要爆炸了。

“你放开我晏初!”

拼命挣扎着,裴熙月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

故意想要羞辱自己,但是现在儿子在她的手里,尽管明明知道,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愿意做。

“别傻了熙月,就算你给她磕头,她也不会放开裴森的。”

抬起冰冷的眼眸,云晏初就锁定了面前的张漫漫。

“说吧,你怎么样才会放裴森?”

看着这一幕,张漫漫在心里苦笑不已。

原来这些年,为了让自己配的上面前的男人,她没有一天不在努力,可是都白费了。

这个时候,她突然不知道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裴熙月,我承认我不如你,我也没有得到晏初的爱。”

“但是就算是我今天死在这里,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以后的这一天你都会想起来,你的儿子在你面前怎么样,被你亲手杀死的!”

说完,张漫漫就立刻扯·开了手中的销子。

与此同时,炸弹上的数字便开始倒计时,见到这一幕,云晏初将熙月往后抱,立刻就冲了上去。

正要转身往外跑的张漫漫,也被韩风直接一枪就命中了额头。

等到她倒下去的时候,那双眼睛依然是瞪的大大的,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一把抓住裴森,云晏初就开始对炸弹进行拆装,同时对着韩风大喊了一声。

“韩风!”

接收到男人的目光, 韩风立刻就了解了到自家少爷是什么意思。

在熙月往前的时候,韩风将熙月牢牢的控制在了怀里。

看着爹地出现在面前,裴森小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但是眼泪却倔强的一滴都没有掉下来。

“不要怕,爹地在。”

看着自家爹地,裴森的眼眸一片血红。

“不要拆了爹地,来不及了,你带着妈咪快走吧。”

明明就是小小的身子,却硬是说着让人忍不住心疼的话。

听到儿子这样说,裴熙月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不,妈咪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没有理会儿子说的话,云晏初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炸弹。

张漫漫估计今天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这个炸弹只有20秒就要引爆了。

终于,在云晏初落下刀子的一瞬间,一根线被割断,炸弹也停了下来。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让人惊悚的是,炸弹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响了起来。

没有顾忌其他,云晏初直接抱着炸弹就跑了出去,而就在男人跑出去的下一秒,门外就传来了扑天的火光,依旧剧烈的爆炸声。

裴熙月也跟着跑了出去,看着面前的一片火光,顿时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身后的韩风也是一样,眼眸里都是血红色。

“不,晏初!”

“少爷!”

别墅的外面是郊区,就有一片湖泊。

此时在湖泊的周边,只看到一片火光汹涌,却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看着这一幕,裴熙月的眼泪就直接流了下来。

“傻瓜,晏初你怎么那么傻,没有孩子我活不下去,但是没有你我也没法活下去啊。”

跌坐在地上,裴熙月捂着心口, 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看着面前的火光,她直接就往前面跑去。

看到她的这个动作,韩风急忙上前就将熙月拉后。

“少夫人,危险!”

顾不得身后韩风的阻止,裴熙月不管不顾的就往河里跑去。

“云晏初,你给我出来!”

“你给我出来,你这个王八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不在!”

崩溃的大声喊着,裴熙月哭的喘不上起来。

身后的韩风也流下了泪水。

刚才的情况他看的很清楚,炸弹爆炸的速度很快,虽然少爷的速度也已经很快了,可是还避不开。

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哭泣的时候,韩风急忙让人将裴森送到了医院。

至于张漫漫,那个女人的尸体他也不会放过。

而南洋在后面,看着地上裴熙月大声哭泣的样子,只感觉到心脏一阵疼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