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追杀华胥族

你根本不配做人!

宽大的庭院里久久回**着这句话,作为人类在世界上的祖先血脉,华胥族显然是够资格评判一个人类的行为的。

可是上升到其他界面上就未免显得太过薄弱。

“人也不是那么有趣,如果你们继续选择沉默,那我不介意杀光所有人类。”主位上的西珺瑶面对辱骂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长长的睫毛上下开合扇动,眼尾上扬起一抹慵懒的弧度,说出的话却让人胆战心惊。

刷地一下子,那十几个人俱是面色大变,有老者愤然想要起身讨伐,却因为双腿被困无法动弹,涨红着一张老脸破口大骂,“无耻之徒,你灭我族火,与我华胥族结下仇怨,现在还想屠戮人间。你休想,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这样的卑鄙小人会有报应的,只要盘古复活,迟早会收拾掉你们这群邪魔歪道。”

寒风吹过来,那老者义正言辞的声音就像是在宣读什么金科律例,可听到西珺瑶的耳朵里却是可笑至极。

“邪魔歪道?呵呵……”西珺瑶似乎是从这四个字里头品出了点不同的味道,撑起身体,挑起那把长剑,拖着长长的裙摆晃进了雪地里,皑皑白雪之中,她艳丽的容颜被衬托得越发美丽刻骨,红唇轻启,朝着老者吐出的话却一点都不美好,“你们口口声声自称正义,却把神魔列入无稽之谈,崇尚科学,制定了一套自然法则,否定了一切超出法则的东西,但是背地里呢,你们这些没少往M国遣送所谓的外星人,把尚存在世界上的的神魔圈禁,送到国外给人当试验品,获取高额的价码。恐怕邪魔歪道都没有你们心狠手辣吧?”

最后一句反问很轻,但却犹如惊雷在老者的耳畔轰然作响,炸得他瞪大了眼睛,完全丧失了反应。

“呵呵,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们这些下作的勾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你们包庇嫦娥,无非就是因为惧怕我们这些实力强大的神灵终有一日会反扑。你们做的桩桩件件,还不就是因为自卑,嫉妒,害怕神魔再次夺回统治权。要我说啊,你们人类的心,才是最脏的。”迎着这些人苍白无血色的面孔,西珺瑶轻蔑地冷笑出声。

关于这个世界上消亡的神魔,所谓的科学制度,其背后的真相,无外乎是种族之间的斗争。

人类有了智慧,衍生了七情六欲,自然就有了贪婪跟占有,当这种情感达到巅峰,阴暗的手段就会越发扭曲跟疯狂。

或许这是连盘古都无法预测到的,他原本想创造出更加智慧跟丰富情绪的种族,没想到最后竟是孕育出了可怕的恶魔。

这些无法斑驳的真相在他们看来却是物竞天择的下场。

“适者生存,神魔拥有的强大力量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就要铲除,我们有什么错。只要人类的只会不断进步,依靠着科技的手段,我们同样可以上天入地,达到长生不老,神魔的存在就是在破坏和平,我们有什么错。就像你现在所做的,只要你想,整个世界将会血流成河,你们是一件毁灭性的武器,根本就不适合继续存在!”事到临头了,跪在中间的年轻族长也终于顶不住自己内心的巨大压力咆哮出声,在神魔人三者的论战上,他遵循的不过是维护族人利益的条例,何错之有。

“呵。”西珺瑶扯了扯嘴角,直接给了一个冷笑。

时间淹没了历史,也改变了人心,扭曲了事实。这些人今天能够在这里侃侃而谈,吃着牛排喝着红酒,享受着豪宅名车,研究他们所谓的科学,其源头还不是神灵费尽心思的维护。

亿万年前的洪荒,妖兽肆虐,战火连天,为了保护这群脆弱的人类,巫山十灵奉命研发不死丹延长人类寿命,雷泽氏召唤雷雨帮助他们点火,发现水源,她在祭坛上杀伐惩恶,无一不是损害人类利益的妖魔。

结果到头来,这些人惧怕她,眼睁睁看她死在天罚之下无一人站出来替她说话,亿万年以后的今天,他们带着神灵们苦心维护的火种将一个个残留的神灵送上了死路。

何其可悲,又何其可笑。

最后剑锋落下的时候,鲜血溅了一地,在皑皑白雪的冬日里染上一抹绚丽的色彩。

西珺瑶也失去了耐心,放出陆吾,淡淡吩咐道:“提取相关记忆,然后……全部处理了。”

这样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人,留着也没用了。

“啊……”庭院里的惨叫在新年除夕这一天响彻整个冬夜,至此,操纵着人间秩序的华胥族全部覆灭,一个不留。

西珺瑶对此并不挂心,凌晨时分,在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刻,她倾身在昏迷不醒的易邵霆脸上落下一个亲吻,用脸轻轻蹭着他的鼻尖,轻声呢喃着,“现在,我杀的人比你多了。”

所以,你不必感到愧疚。

太阳再次升起来的时候,卓聿带回了最新的消息。

嫦娥的行踪已经被找到。

开春已经过去三个月,草长莺飞的季节里,又是学校开学的日子,高一的609新生宿舍却是缺席了两个人,原本的四人间变成两人间,庄颜跟柴汶雨早早推开宿舍的门,从天亮等到天黑,终究没有等到西珺瑶跟侯伊琪回来。

两人默默无言对视了一眼,发出了一声叹息,这才拉着手去食堂吃饭。

而被她们挂念的两个好友此时正巧也聚在了一起,只不过两人没有和谐友好地手拉手,也没有彼此惺惺相惜回忆从前,凝聚在她们之间是一股强大的肃杀气息,眼神对视中除了敌视便是恨意。

“嫦娥,今天就在这里做个了断吧,你我之间,也该有个结果了。”西珺瑶看着不远处形容落魄的女人,淡淡开了口。

另一头伫立在雪峰上,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狞笑了一声,“行啊,等你死了,我就把你这层皮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