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野鸡也想当凤凰

她记得易舅舅以前有个很喜欢的女朋友。

那个姐姐对她跟络蘅其实也不错。

可是后来,那个姐姐带她玩,不小心将她弄丢了。

易舅舅大发雷霆的样子,她到现在都记得。

从此没有再见过那个姐姐。

还有岩舅舅,她跟络蘅,看似身份尊贵,但是没有妈咪,没有爹地,其实就是两个孤苦无依的小孩。

岩舅舅虽然没有说。

但是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耗在了她跟络蘅的身上。

所以听到容岩出事的时候,小丫头才会这么着急。

小丫头扑在容音的怀中,哭得那叫一个凄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轻微洁癖患者,容大小姐略有些嫌弃的看着小丫头鼻涕和眼泪肆虐横飞。

额……

居然没有恶心的感觉。

不科学!

不过……这丫头的舅舅也出事了?

果真是猿粪……

对于自家那两个蠢哥哥,容音觉得,出事的几率还是很低的。

毕竟俗话说的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她家两位兄长,再怎么都算不上好人。

所以早死什么的,应该不存在!

所以容音伸出手拍了拍小丫头的后背,倒是一阵柔声的安慰。

另外一侧的男人,看着被容音抱在怀中的小丫头。

眼神越发的幽暗。

而不经意,对上自家爹地目光的小丫头。

爹地……我是你女儿,吃醋请不要吃到我这里来。

小丫头将身子往容音的怀中缩了缩。

“傅先生,谢谢你。”

下车的时候,容音还特地回过头对着傅镜司说道。

客气的语气!

看着卷曲在容音怀中的小丫头。

傅镜司就有种难以形容的不悦感。

容容为什么可以接受女儿,却拒绝他。

容音说完之后,就径直走向那边的分公司。

分公司所在的地方是北欧最大的商业中心的附近的整栋楼。

算的上容氏比较重要的产业之一。

而此刻面前的大楼浓烟滚滚。

来来往往的救护车和消防车。

时不时有伤员从里面被抬出来。

容音将小丫头放了下来。

“宝贝,你舅舅在哪里?让你爹地送你先去找你舅舅。”

容音说完之后,蹲下来,伸手抚上小丫头的脑袋。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小姑娘,瞪圆了一双圆滚滚的眼睛。

“妈咪,你哥哥就是我舅舅啊……”

容音:……

这小姑娘入戏也太深了。

她家除了那两个蠢哥哥之外,就她一个女孩。

“妈咪,我,容笑笑。”

胖乎乎的小丫头伸出手指,一张小脸上,认真无比,一字一句的说道。

“容笑笑,这名字好。”

还跟自己一个姓呢!

容音拍了拍小丫头。

“好了,你先回去,我先进去了。”

才经历了爆炸,整栋大楼还有安全隐患。

容音压根没打算带上小丫头。

容音大步走向大楼。

“还没有大少的消息吗?”

“媒体来了,让公关部去负责,容家每年花这么多钱,不是请他们来这里当雕塑的,这种时候,就是他们应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此刻,容氏的大楼里面,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稳条不序的指挥着面前一团糟的情况。

容音刚走到门口。

“不好意思,现在容氏已经封闭,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去。”

穿着运动装的年轻男孩,伸出手拦在容音的面前。

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着这闯进来的年轻女孩,邢昊忍不住眉头紧锁。

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过来添乱子,真是的。

“小耗子,我也不可以!”

低垂着头的年轻女孩抬起头,露出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刑昊瞪圆了眼睛,指着面前的女孩,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大,大小姐。”

失踪了好几年的大小姐突然之间出现在面前,刑昊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您,您当然可以。”

作为从小就跟容家这几位一起长大的人之一,刑昊哪会不知道,容家谁的地位最高。

何况现在容家当家的可是大小姐的儿子。

刑昊立马让开。

容音大步跨进来。

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身后软糯糯的童音。

“刑哥哥……”

刑昊这下真是整个人都僵了!

卧槽!

不仅大小姐在,小小姐居然也在。

他转过身,果然看到地上的小不点。

“你也认识刑昊?”

听到笑笑的声音,容音有些惊讶的转过头。

刑昊看了看容音再看了看容笑笑。

额……

大小姐难道不认识小小姐!

这种艰难的问题,他真的没办法解释。

“妈咪,笑笑本来就是妈咪的宝贝。”

小丫头嘟囔着嘴,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着容音。

容音的心底居然被这小丫头看出了几丝的愧疚感。

终于!

容音眯起了眼睛!

卧槽,好像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有种被雷成五花肉的感觉。

“你是我……生的?”

容音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摸了摸肚皮。

卧槽!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自己生了这么大个女儿,居然一点印象都没!

提前得老年痴呆了。

她扯了扯嘴角。

“先上去看看。”

这个让她缓缓。

容音现在还有种晕乎乎的感觉。

朝着楼上走去。

刑昊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吭声。

毕竟都是大佬,他一个小虾米这个时候插什么话。

“刑昊,不是说过了,不许带任何人进来……”

刚走到二楼,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昂着头,高高在上的女子,穿着白色的蝙蝠袖衬衣,黑色的高腰长裤,烘托出她修长的身材,皱着眉头,有几分的不悦看向面前的刑昊。

语气是说不出的傲然。

面对容悦的质问,刑昊的反应就显得相当的淡定。

完全没有对上容音时候的激动。

“悦小姐。”

他微微颔首。

语气显得十分的冷淡。

还特地压低头,转过去给容音解释了几句。

“大小姐,不知道你对悦小姐有印象没有。她是容家旁系的一个女孩,因为您不在,这三年,都是她替你主持的祭祖活动。”

刑昊恭声的说道。

容悦一开始并不是这个样子。

她最初才到容家的时候,是很温婉的样子。

这也是为何,容家的族老会选择她。

可是整整六年的时间,容悦现在在容家站稳了脚跟。

她私下的动作,刑昊看的一清二楚。

甚至好几次,容悦拉拢他。

他只是不理会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