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火焰山

台下众人闻言心中一突,特别是一众男弟子无不嫉妒的望着风啸天,甚至火炎焱身后的一众追随者,瞳孔之中更是燃起熊熊烈火,好似风啸天一旦答应下来,就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将其斩杀。

台上一众长老也是饶有兴致的盯着这一切,虽然他们一个个追寻大道,但是这样的日子难免枯燥无比,今日难得发生如此有趣的事情,怎么会舍得离开,甚至把不得难得越大越好,最好来一个洞房花烛。

火炎焱清晰的感受到周遭气氛的变化,纵然其有着魔女的评价,在这一刻难免紧张万分,即使害怕又是期待的情绪涌上心头。

纵然是傅语嫣望向风啸天的目光都不禁有一丝紧张,生怕风啸天就这吗答应下来,但是若是推脱的话,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

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风啸天身上之后,纵然其全力爆发之下,拥有六千马之力的狂暴力量,也不禁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备时傅语嫣的目光,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不由心底暗骂这个老家伙闲得发慌,没事找事,现在的他竟然那有一种被逼婚的感觉,若是在地球之时,他巴不得有一个这样的美女老婆,但是现在他心底早已被傅语嫣充满,难以容下其他的女子。

此时,风啸天不敢拒绝,也不能拒绝,否则非但要遭受宗门的惩戒,甚至还会因此彻底得罪火炎焱,对于这类女子的心理,风啸天纵然不能说十分了解,但是也可以猜得出一个大概,那就是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你,但是你却不能拒绝她,否则会深深的嫉恨你。

有一句话不知道是谁的,但是风啸天记得很深刻,“永远不要得罪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小肚鸡肠有美若天仙的女子!”

风啸天微微一笑,想必地球之上打太极的方法,在那个世界都通用吧,“多谢陈长老教诲,啸天虽然踏足先天,但是前路艰难险阻,希望微不可寻,啸天一心追寻大道,以啸天自知除非在生死一线之间突破,否则断无一线希望,而火炎焱师妹虽然天赋异凛,但终究未踏先天,未开轮海,若是一路追随意我,恐怕不如便会香消玉损,所以钉子决定让他暂且在宗门闭关修炼,时机成熟,在携美游历天下!”

风啸天此言虽然不算完美,但是却让多方满意,若真要那一方布满意的话,恐怕也只有陈长老了,他本来打着心思给风啸天弄点麻烦,来弥补心里的不平衡,谁知道被风啸天打了一个太极拳,而且这记太极拳让人无处着力,唯有郁闷的闷哼一声,转身离去。

待陈长老转身离开,一众长老顿时爆发出冲天的笑声,要知道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在陈长老手里吃过亏,而今次却被他口口声声的徒弟拿下一局,心底顿时畅快无比,看向风啸天的目光也不由柔和了很多。

待一众长老离去,风啸天望向胖胖的目光饱含深意,谁知这胖子早就主义者风啸天,一剑风啸天有发飙的迹象,顿时祭出法宝逃之夭夭:“师兄饶命啊!”

“师兄,你的押注可是足足十万元阳丹啊,看在我给您赚了十万元阳丹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命吧!”前一句饱含出声,后面却是传音,可见这胖子心思之缜密,风啸天摇摇头,便也没有在追究。

待其刚欲转身离去,便被林鸿飞拦住:“风师弟,你我约定的一战,是不是今日一并解决了!”

风啸天嘴角抽搐阵阵,特别是林鸿飞一侧的上官夜枫眼底也是战役高昂,不由暗暗头疼,这都是什么人啊?

风啸天眼珠子一转:“这几日我与师姐接下来一个总门任务,时间有限,必须尽快完成,你看改日如何!”

风啸天话语虽然是在商量,不过语气却不容置疑,两人见状也想到了风啸天的的境况,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不等风啸天离开,再次被林鸿飞叫住:“风师弟,你我虽然踏足神通秘境,但依旧不是核心弟子,充其量也仅仅是一个准核心弟子,想要获得核心弟子的待遇,必须准备海量的贡献值,当然傅语嫣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整个归柳门也只有他例外!”

面对林鸿飞破天荒的说出这么多话,风啸天惊异万分:“你的意思是?”